1. 主页 > 动漫番剧 >

半生缘电影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冯唐做客《锵锵三人行》,发表观点,“我们把睡和吃解决后,也就没什么大事”。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吃不仅重要,也有大学问。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把吃饭拍好的作品,通常不会太差。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这篇文章就以吃饭的角度谈论电影《半生缘》。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看过这部影片的人,或许记得,影片的吃饭场景特别多。我认为,最为关键的吃饭场景只有三处。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它们分别是,小脏馆、世钧家宴、告别宴。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先说小脏馆。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世钧曼桢正式相见,正是在这家馆子。

 看懂这三顿饭,就能明白《半生缘》的爱情悲剧

我叫它小脏馆,是因为叔惠世钧来到这家馆子,叔惠看到油腻的餐桌,吐槽它脏。

曼桢为此还用热水烫筷子。

嫌弃饭馆脏,是高级的写法。

为啥这样说?

因为它把人写活了。

我们都知道,曼桢世钧叔惠在同一家工厂,上下班时间是一样的。

曼桢在小脏馆出现的时间明显早于世钧叔惠,说明她更早来到这家餐馆,这在暗示曼桢是这家馆子的常客。

原著里面还有交代,因为是大年初四,世钧他们去吃午餐,发现常去的馆子关门了。

他们无可奈何找到一家半营业状态的饭铺子。

他们厂里只放三天假,他们中午常去吃饭的那个小馆子却要过了年初五才开门。初四那天他们一同缺吃饭,扑了个空,只得又往回走,街上满地都是掼炮的小红纸屑。走过一家饭铺子,倒是开着门,叔惠道:“就在这儿吃了吧”。

一进门的一张桌子,却有一个少女朝外坐着,穿着件淡灰色的旧羊皮大衣……

《半生缘》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第2、3页

于是,他们在这家馆子见到了等待就餐的曼桢。

叔惠吐槽这家馆子脏,其实也在描写曼桢的生存状态。

她是小馆子常客,因为小脏馆的廉价对她有吸引力。

小脏馆让曼桢世钧相见,也在突出曼桢的生存压力。

同样是一家工厂的同事,叔惠世钧都没有养家糊口的压力,曼桢背后有一个需要她省吃俭用的大家庭,突出的是原生家庭对曼桢的影响。

这是她常年在小脏馆吃饭的重要原因。

这顿饭都在突出原生家庭对个体生命的影响。我这样说,或许有人觉得我脑洞太大,想太多了。

第二个关键的吃饭场景——世钧家宴则证明,这确实是创作者的本意。

世钧家宴,叔惠陪世钧回南京老家,宴席上有与世钧家匹配的翠芝。

在餐桌上,素喜侃侃而谈为人机灵的叔惠,非常拘谨不自然。

他夹菜的动作,小心翼翼。

或许有人认为,这是礼貌。

还真不是。

且看世钧家宴的名场面,当老妈子端来羹汤时,叔惠直接站起身来,接住。

这个帮忙是在突出叔惠乐于助人的优良品质吗?

当然不是的。

大家想想啊,叔惠是沈家的客人,客人主动去干活,主人沈家是没有面子的,叔惠的举动很冒昧。

翠芝瞪大双眼,传达了这种惊讶。

叔惠做出这样的举动,和他的苦出身有关。

他没有世钧这种大户子弟的生活经验,不明白下人做的活,客人不需要动手。

同样是帮把手,世钧比叔惠要体面。

后来世钧在曼桢家吃饭,他会主动接下曼桢姥姥端来的饭菜,老太太笑逐颜开说,想必世钧在家很勤快(世钧在叔惠家会帮忙收拾碗筷同理)。

世钧帮把手,是因为世钧是把曼桢姥姥当长辈的。

事实上,世钧会一脸威严相让老妈子盛饭,根本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

世钧家宴让世钧与叔惠形成了对比。

许鞍华似乎担心观众看不到这种对比,还拍了饭后世钧叔惠送翠芝的场景。

临别时,世钧翠芝站在同一阶层,而叔惠在仰视他们俩。

这个镜头语言在给观众传递一个信息:世钧翠芝是同一阶层,他们俩门当户对。

后来的情节证明,世钧翠芝结婚,叔惠翠芝有缘无分。

通过吃饭来暗示原生家庭对个体生命的影响是张爱玲的原意。

《半生缘》中最难吃,最浪费食物的一顿饭,就是告别宴。

大家耳熟能详的《半生缘》名场面,就是曼桢对世钧说,“世钧,我们回不去了”。

同样的话,不同的人拍出不同的艺术风格。

林心如版,泪流不止一咏三叹,形成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的复读机风格。

而许鞍华版,则用食物加突出这份惘然。

十多年后,世钧曼桢再度重相逢,叫了一桌子菜,他们都食不甘味。

大家注意餐桌上的菜,最靠近他们的一道菜是凉拌黄瓜。

稍微有恋爱经验的人都明白,凉拌黄瓜能让亲吻变成大蒜味的。

这顿饭还和14年前两人一起吃饭形成对比。

恋爱时,他们会吃一个碗里的食物,一起喝热气腾腾的汤。

14年后,他们是食不甘味,满心惆怅的尘世怨偶。

曼桢对世钧说的话,也能看出性格好强的她已然宿命。经历这么多人和事,她终于明白,爱情并不长久,生活由不得人,世钧对他的爱,也并不长久。

“当初她相信世钧确实是爱她的,他那种爱也应当是能够持久的,然而结果并不是”。

告别世钧,也放过自己。

有人问,如果没有曼璐黑化,拉妹妹下水,世钧与曼桢能否修百年之好。

我认为,依旧不可能。

原著有个很精妙的设定,曼桢曼璐高度相似——张爱玲就提出希望影视化,让同一个演员扮演曼桢曼璐。

电影版《半生缘》也用大量细节铺陈了这个设定:张豫瑾来上海出差见到曼桢,以为他是曼璐。祝鸿才看到曼璐以前照片,以为是曼桢。世钧父亲沈啸桐看到曼桢,以为她做过舞女——误认为是曼璐。

这个细节的精彩之处,就是曼璐会不断影响曼桢的人生(依旧是原生家庭对个体生命的影响)。

对于曼璐的存在,世钧说不认这个姐姐。对此,曼桢不乐意。

曼桢承认与曼璐的关系,世钧家不乐意。

双方家庭都无法对曼璐的存在达成共识,最终结果只有分手。

所以,没有祝鸿才那档子事儿,曼桢世钧也很难走在一起。

毕竟世钧没有那种为了爱情抛家舍业的勇气。

遵循家庭意志,世钧和翠芝在一起,然而他们的生活并不幸福。

原著也用一个吃的细节突出他们食不甘味的婚姻,世钧最爱吃火腿,翠芝记得叔惠爱喝洋酒,却总是记不得世钧对火腿的热爱。

爱成为门第的附属物,没有爱只有门第的婚姻,是尴尬的婚姻。

世钧不爱翠芝,翠芝也始终不爱世钧,长期生活并没有让她们成为成为恩爱夫妻。

用钱钟书的话说,

和一个人的长期认识并不会日积月累地成为恋爱,好比冬季每天的气候吧,你没法把今天的温度加在昨天的上面,好等明天积成个和暖的春日。

爱,总是世间最难的事。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dmfj/27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