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动漫番剧 >

李锐演过的电视剧 电影希望你能爱我,即便我是“异类”——关于李锐的《白蛇传》

读这本书的时候,心里有不少关于情情爱爱的小纠缠,自然因为读书流下的眼泪里,选择性忽略了大主题里对人性的思考,放大了关于爱情的那部分。

希望你能爱我,即便我是“异类”——关于李锐的《白蛇传》

01.希望你能爱我,即便我是“异类”第一段让我哭崩的,是粉孩儿与香柳娘之间,带有悲情内核、彼此懂得的爱。

希望你能爱我,即便我是“异类”——关于李锐的《白蛇传》

粉孩儿是白素贞的儿子,人的相貌,却保留了蛇的属性。闻笛起舞,吐舌捕食,小时候藏不住习性,家人带他多次搬迁;长大后一直靠着隐忍度日,“从此就变成了一个不会笑,也没有快乐且心机很深的孩子”。

香柳娘是粉孩儿私塾老师家的孩子,因为难产被接生婆硬生生拗断了一条腿,但还是没能就下她娘的命,父亲哭呜呜地骂她妖孽,将她狠心一摔,把她摔成了一个“笑人”,天生不会哭,只会笑。喜爱说话,却不愿意与人说话,只爱与人之外的生命交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粉孩儿与香柳娘的相遇相知,是在梦里。粉孩儿拉着香柳娘的手,走进那片黑暗的树林,“他最隐秘的狂欢之地,他最隐秘的悲情和羞耻之地”。放纵自己用蛇的姿态去捕食,狂喜又羞耻地战栗。香柳娘望着他说:“可怜的蛇人。”

而香柳娘叹息的时候在笑,受了委屈在笑,遭人践踏遭人欺凌同样都是只能笑,就连父亲去世,内心无论怎么悲痛,也只能有一副笑脸,和听起来愈发刺耳的笑声。别人都骂她痴傻,只有粉孩儿哭着对她说:“可怜的笑人。”

总觉得,这就真的是深入灵魂的爱了吧。你爱的不是我所有为了适应这个世界,表现出来的顺从和隐忍。而是我内心深处,不敢轻易示人的丑陋的怪诞。你不像是别人一样嘲笑我,也不像是别人一样觉得我是异类,而是发自内心懂得我因为这点怪异受的苦,心疼我的不容易。

正如书中所说,“人,活在世上,怕是都有些隐疾和难处的。”

我希望你爱我,不仅仅是爱我年轻时光鲜的容颜,为了保持身材自律健身的习惯,一手好厨艺,或者努力工作能赚钱,我更希望你能懂我内心的伤痛,我的理想追求,在我脆弱的时候还能够相信我,站在我身边陪我一起历经风雨。

可是,每天能够遇到的人很多,遇到这样一个人,却觉得不知道还要等上多久。

02.每个人,都曾经是“小青”因为看戏,小青被戏里有情有义的真男儿范巨卿打动,喜欢上了扮演范巨卿的当红小生。

顺娘说小青脑子不好,分不清戏里戏外。

小青说:“你分得清?你可知道你是在戏里还是戏外?”

突然想到北京正乙祠戏楼门前的那副对联:

“演悲欢离合,当代岂无前代事?观抑扬褒贬,座中常有剧中人。”

我们看戏,更期望的,是在戏里看到自己;而自己所经历的这些故事,说不定也会成为被观赏的一出戏。可能生活本身又是一个大舞台,戏里戏外,怎么能够分清呢?

而小青这一喜欢,可不得了。

尝到糖水好喝,就天天顶着烈日跑上几十公里去给那小生送上一碗糖水;

五天后听说小生要走,就做法让班主肚子疼,可最后看到小生满脸愁容说转不了台口赚不到钱,整个戏班都要饿肚子,小青便忍住离别的苦“放”他走了;

听说小生染上了瘟疫,整个戏班把他抛弃在了破庙里,小青便不远千里万里地上路了,一路问一路找,用自己的灵血做药引医治好了他。

是爱情最原始、最活泼、最无畏、最真诚的模样。

可最后呢?

那小生听信了村民的话,以为救他的血是在他体内下的蛊,举刀杀了小青。

唏嘘,但又似乎,是不少爱情的寻常模样。

捧着一颗真心走向前,遇到的却是不识、不懂、不惜、不爱的人。

于是伤过疼过之后,最初的勇敢就被抹杀在这无形的刀下了。

每个人都曾是小青,但不可能永远是对爱情一腔孤勇的小青。

爱情教人“成长”,可这成长真残酷呐。

相比于这两段有点遗憾的爱情,白素贞和许宣那除了变白蛇的时候出了点“小纰漏”,许宣有那么一时间害怕了之外,真的算是夜晚八点档电视剧一般的申请了。白素贞转世之后,许宣甚至还化作一颗有灵性的梅树,一直陪在在她身边。

但是这样的爱情存在吗?但愿我们能够有遇到的幸运吧。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dmfj/27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