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动漫番剧 >

那个男的这唱歌那个女的没有去的那个电影叫啥电影 |《初恋这首情歌》

Happy 或是 sad都没有关系,只要你记得你曾是自己的captain。

电影 |《初恋这首情歌》

故事发生在80年代的爱尔兰,也是导演约翰卡尼执导电影《once》所在的音乐圣都——都柏林。主角从once中的街头艺人变身为十五六岁的追梦少年,不变的是,他们同样怀揣着一颗音乐梦。

电影 |《初恋这首情歌》

导演约翰·卡尼是个情怀十足的导演,舍弃了一线的好莱坞卡司阵容,选用的是一群有音乐底子的素人出镜。这么一来,反倒让片子更加真实,他自己也称这是一部纯天然有机的Kids’ movie,相比音乐电影三部曲的其他两部《Once》和《Begin Again》,这部《Sing Street》更加“honest”,从少年的视角去诠释追梦少年们的“happy-sad”。

电影 |《初恋这首情歌》

Family | 和父母的那些「奇怪的爱」

Conor抱着吉他低吟浅唱,门外是父母无休止的争吵。

在哥哥眼中,母亲每天傍晚迅速跑回家,只是为了最后一点余晖,点支烟,读读她的文章,她总想去西班牙度假,但父亲从未带她去过,这就是她得到的,太阳到树后面去,她就进来了。镜头下,母亲总有一袭华丽的外套,她大概已经厌倦了这种——余晖散尽后,就需要面对无法偿付巨大生活开销和像车轮式的循环往复——的拮据日子。而哥哥和姐姐,也似乎潜移默化中成为了这个家庭的牺牲品。

片中总共明线暗线出现了五组家庭。全能乐器小伙伴Eamon,对一直缺席在外的父亲说不上崇拜,但至少是他很尊敬的形象,乐队的规章准则都参照着父亲的模子来办。而她的母亲对父亲玩音乐的行径是颇有微词的,这一幕出现在Eamon在客厅和小伙伴提起父亲的乐队时,母亲在一旁倒茶之时发出一声嗤笑。校园恶霸Barry打小在酒鬼和躁郁症家庭长大,他已然习惯用以暴制暴的方式回敬这个世界。片中当他出现在第一支mv拍摄现场时被一旁的狐朋狗友嘲弄,将他这个小人物的悲哀渲染到了极致。虽然「有黑人在,乐队一定很酷,但一直被肤色困扰的黑人Nigi一家的生活应该不会太酷。

所以......也难怪受困于暴力和毒品压力家庭中的Raphina,把被这些和父母之间的爱,称为“奇怪的爱”。

Love | 当空想「乐队」碰上谜一样的「模特」

她以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出现在学校对街,脖颈上缠着一块丝巾,一对大大的金色耳环悬在耳垂之下,嘴角叼着尚未点燃的香烟。在Conor同伴眼中,Raphina是个极度傲慢的存在。而在Conor心目中她是个近乎完美的人类。

“她说话的方式和外貌,她戴着的太阳眼镜取下来的时候她的眼睛,就像穿越月球时的云朵,有时候,我很希望只看到她。”

为了这位未来的伦敦模特,眼角还带着刚刚被欺凌后留下的浓重淤青的少年走上前去:

「你要火吗?不,我正在戒烟。我也没有火。」

有了第一首歌的合作之后,Conor载着Raphina在都柏林夜晚安静的小路上慢悠悠地绕路闲逛,Raphina笑着吐槽:你是我见过的人里骑车最慢的。

撩妹技能简直max!!

而正如Conor跟哥哥所说的那样:

当你不了解一些人时,他们会有趣得多,他们可以是任何你想要的样子;但当你了解了以后,他们就会有这样那样的不足。

少年手上所有的筹码是一张张由稚嫩音符拼凑成的歌词,他要抗衡的可是个开着敞篷车的成熟男人,这个男人拥有去往异国他乡的机票,拥有了少年的梦中情人实现模特愿望的优先权,他们中间,隔着一座梦想之都——伦敦。

在Raphina拍摄第二支MV结束后,Conor和她望着这座小岛的对岸感慨:

——天气好的时候,可以清楚看到英国的岛屿,离威尔士海岸仅30英里,雨刚停的时候,空气里没有灰尘,你就可以看见。我祖父在去霍利黑德的船上工作,他常带我来这,我们经常乘他的小船出海捕鱼。

——所以我回伦敦以后可以向你挥手。

——我哥告诉我,伟大的艺术家都得离开这座岛,留下的都抑郁了,成了酒鬼。

直到Raphina被男友抛弃梦碎,褪去了原来厚厚的浓妆,换回轻巧的妆容,这个小细节就像是对自己的一次真实审视一般。她身穿蓝色毛衣屈膝蹲坐在长椅上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鹿。

Dream | 青春的音符,未来世界的通行证

离婚中的父母,受同学欺凌,被老师刁难,在遇到Raphina之前,Conor像是在暗夜之中贴地伏行。直到这个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谜一样的模特的出现,他像是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瞬间亮堂了起来,从妆容到梦想。

这个原本起于撩妹的把戏,(故事一开始,女主对男主说“你既然呆在乐队,就给我唱首歌吧。你将来要在成千上万的人面前唱歌,我只是其中之一。”)却成为了撼动自己音乐梦想的杠杆。年轻真好。

一开始,我对乐队名称还是有点小介意的,像August Rush这样子的多酷啊,一听就很rock很燃。sing street?也太奇怪的名字了吧!还不如那个法语名称呢。后来知道影片中的学校Synge Street Christian Brothers School,是导演John Carney的母校,坐落于爱尔兰首都都柏林市的一条叫做Synge Street的街道,街道名既是校名的来源,又谐音了本片的乐队名。既然你是个有故事的乐队名,那我也就不再纠结这一趴了。

相比较哥哥而言,Conor简直幸运太多,一路顺风顺水。你看,模特为了艺术效果顾不上自己溺水的危险,纵身一跃,然后轻描淡写的一句「这是为了我们的艺术,你决不能只做到一半」。还有哥哥这盏灯塔,自己不能实现的音乐梦想,交由弟弟来接棒完成,交出去的这一张张黑胶唱片,其实更像是把自己的梦想一个个拱手相让的过程啊。在全家第二次家庭会议之后,看似活得最潇洒不羁的哥哥,终于卸下重重的伪装,将自己的苦闷倾泻而出,这座被小岛困住的身体,曾经也是一个喷射发动机啊。摔掉心爱的黑胶唱片,与自己反目成仇,这个看似强大到无人撼动的男人,他的梦想终究还是被这个家庭,这座孤岛,这个时代无情绑架了。

全片其实还是最喜欢哥哥这个人设,他像是个发光体,会帮助弟弟带着心上人和梦想一起私奔,让他们驾着小船乘风破浪往大海深处驶去。看似HE的开放式结尾,恰恰把未来人生后续的难题巧妙地留给我们观影人自己本身。

Happy 或是 sad都没有关系,只要你记得你曾是自己的captain。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dmfj/280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