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国产热门 >

半生缘电影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华语影视圈,一共拍了三版《半生缘》,1997年吴倩莲版、2002年林心如版、2020年刘嘉玲版。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三者都改编自张爱玲的原著《半生缘》,质量很不一样。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在豆瓣上,97版、02版、20版的评分分别是7.8分、7.1分、暂无评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许鞍华或许没想到,她机缘巧合拍摄的版本,竟能成为《半生缘》的天花板。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刘嘉玲版开播后,因为主演太老争议不断。这让吴倩莲版成为很多人的往日难忘。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吴倩莲版口碑最能打,一定程度上仰仗同行衬托。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半生缘》一度是各大导演热衷拍摄的题材。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1995年,王家卫受谭家明之托,给张爱玲写信说想拍《半生缘》,张爱玲回信说,版权在皇冠出版社。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皇冠出版社的创始人是平鑫涛,琼瑶的丈夫。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琼瑶手里有《半生缘》的版权,琼瑶儿媳何琇琼才能担任02版和20版《半生缘》的制片人。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话说回来,不知是版权事宜没谈妥,还是其他原因,谭家明拍摄《半生缘》的意愿不了了之。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后来田壮壮对许鞍华说,他也对《半生缘》感兴趣,会请刘恒写剧本,要拍电视剧。刘恒觉得《半生缘》看来看去都很怪,不适合影视化。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23年过去了,这样好的《半生缘》再也拍不出了

后来,田壮壮没有拍,许鞍华才决定筹拍。她从皇冠出版社买下改编权,终于筹到1100万港币,筹拍《半生缘》。

1996年,突然杜佑宁同我讲,如果我想拍《半生缘》,大陆方面可以找300万,香港可以再找600万,900万的资金足够拍得成吗?我说900万一定拍不了,起码要1000万,大约1200万。结果找到的预算有1100万,就是大陆300万,香港600万,加上台湾卖埠200万。

1.选角

看过吴倩莲版《半生缘》的人,总会赞叹选角不错。吴倩莲版曼桢,梅艳芳版曼璐,葛优版祝鸿才——不笑的时候像老鼠,笑起来像猫。

当然,最受大众认可的,还是黎明版沈世钧。

限于篇幅,我就重点分析为何黎明版沈世钧如此出彩。

黎明的气质干净有贵气,又有点懦弱温吞,与沈世钧的气质相吻合。

但是,原著里面沈世钧,只能算得上富家子弟,沈啸桐经商,家里有点钱。用当下的话说,沈世钧算富二代,但富二代有钱,未必有贵气。

许鞍华做了聪明的改动,拔高世钧出身,成为家底厚的世家子,用来搭配黎明身上的贵气。

曼桢世钧叔惠三人合影,曼璐看到后,直接点名世钧,家底厚。

家底厚意味着有钱,门第高,有一定的社会地位。通常来讲,这种家庭出身的孩子很有教养。

大家且看世钧在叔惠家的表现,饭后主动帮忙收拾碗筷。

事实上,世钧并不是勤快的人。在沈家,他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

叔惠去世钧家做客,世钧会一言不发让女佣盛饭。享受佣人的服务,是世钧的生活日常。

他是有少爷相的。

反倒是人情练达情商高的叔惠,在世钧家的餐桌上局促不安,小心翼翼(这点和叔惠世钧曼桢初次见面在餐桌上的表现形成鲜明对比)。

女佣端菜,叔惠主动站起来搭把手。

石翠芝无法掩饰自己惊讶的眼神。因为她知道,这是下人的工作,客人不用动手。

在世钧家吃饭已经超越了叔惠的日常经验。叔惠生在上海小市民家庭,对世家门第的饭局,会本能地感觉到不自在,做出不合时宜的举动。

世钧在自家像少爷,在别人家如叔惠和曼桢家吃饭却很勤快。

曼桢祖母端菜,世钧急忙站起来搭把手。曼桢祖母不是女佣,是长辈,他要知礼。

曼桢的弟弟对世钧不满,在他的汤中放了一大勺盐。面对齁咸的汤,世钧依旧镇定地一饮而尽。

曼桢母亲问他是不是好喝,他憨厚地笑笑。

这是世家子弟的贵气,一举一动皆有教养。

2.吃饭的学问

许鞍华曾说,“生活就是吃饭、睡觉、谈恋爱,但不要让它陈腔滥调”。

《半生缘》多次拍吃饭场景,每一次都不一样。

世钧曼桢单独吃饭,影片中出现过两三次。

恋爱时,他们俩会吃一个碗里的菜,同喝一碗热气腾腾的汤。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孜孜的笑。

十四年再度重相逢,当时的山盟海誓早已烟消云散,两人点了一桌子菜,她们是食不甘味的食客,而非亲密无间的恋人。

没看错的话,桌子上有一道接吻杀手——凉拌黄瓜。

嗯,凉拌黄瓜是情侣聚餐最讨厌的菜吧。它能让亲吻变成大蒜味的。

14年前,他们共喝一碗热汤。14年后,他们点了一道大蒜味的凉菜。

曾经,他们相爱过,只是,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这就是好导演的功力。用最寻常的生活场景,拍出富有人生况味的爱情故事。

吃饭是最生活化的场景,也是最能展现人物出身、性格、经济状况、人际关系和情感动态的场景。

同样是吃饭,剧版《半生缘》就能吃饭拍成漏洞百出矫揉造作的故事。

且看20版中的吃饭场景:曼璐经历一夜惊魂,大清早就在路边摊吃馄饨。

在这里,她看到两位挨饿的小女孩,像极了当年的自己和曼桢,请她们吃饭,给她们一笔钱。

这段戏很煽情,但丝毫不合理。

其一,曼璐是百乐门的头牌,是三届花魁,社会形象是她的立足之本。

花魁去吃路边摊,她不担心落人口实吗?曼璐还有很大的年龄焦虑。青春不再意味着即将过气。这种情况下,曼璐吃路边摊很容易被视为过气的象征。

其二,曼璐被追捕危机依旧没有解除,她怎么敢在街头抛头露面,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吃早餐。

20版为了突出曼璐良善的一面,却牺牲了曼璐行动的合理性。这就是糟糕的改编。

曼桢世钧的生日宴上,叔惠和各同事都来庆祝,祝鸿才来砸场子。

剧中完全没有交代,祝鸿才怎么就能找到这家餐馆?

面对祝鸿才的挑衅,这个餐桌上话语权最高的许叔惠,竟然没有上前理论。

他确实讨厌曼桢,但这不能作为叔惠一声不吭的理由。那么多同事在这里,像叔惠这种级别并且能言善辩的领导,不该沦为世钧为曼桢勇敢出头的背景板。

这就是狗血爱情剧的打法,它们根本不在乎正常人应有的行为逻辑。

我们且看张爱玲描写世钧曼桢在叶先生寿宴上的表现。

今天因为人多,是采取随叫随吃的制度,凑满一桌就开一桌酒席。现在正好一桌人,大家已经都坐下了,当然入座的时候都抢着坐在下首,单空着上首的两个座位。世钧和曼桢这两个迟到的人是没有办法的,只好坐在上首。世钧坐下来,便有一个感想,像这样并坐在最上方,岂不是像新郎新娘吗?他偷眼向世钧看了看,她或者也有同样的感觉,她仿佛很难为情似的,在席上一直也没有和他交谈。

一场饭局,大家都会遵守上首下首的规矩。世钧曼桢暗生情愫,所以会想起同坐上首像新郎新娘 。

两人因为不好意思,又会避嫌,故意不说话。

这段话既写出餐桌规矩,也写人物情感 。我们能感觉到人物的心理活动,能明白她们的情感逻辑。因为真实,所以动人。

20版《半生缘》却没有这样的表达能力。

或许有人说,新版不行,02版就很好。

恕我直言,02版也很糟糕。

世钧曼桢叔惠三人第一次聚餐,曼桢一直感谢世钧,前些天在公交车上为自己买票,让她避免了有生以来的最大尴尬。

我就不明白,没钱买车票怎么就成为曼桢最大的尴尬了呢?

该花钱时却没钱,本就是曼桢的常态啊。

我曾写文章分析过林心如版曼桢不该尴尬的原因。

说坐车没钱尴尬,其实是我有钱就是没带钱,这是富家小姐才有的困境。而曼桢是穷人家的孩子,她的困境理应是我花钱时却没有钱的窘迫。

曼桢这样说,已经褪去了她是穷人家孩子的色彩,真的坐实了售票员对她的吐槽,像个有钱人家的小姐。

让曼桢像个有钱人家的小姐,就像四边形的圆,老板给你画的大饼,本就是不可信的存在。

有钱的曼桢,摧毁的是《半生缘》的故事根基。

尽管很多人都很吃林心如版曼桢,我还是认为,她不是原著中的曼桢,而是傻白甜。

受过高等教育的曼桢,被祝鸿才囚禁,逃跑失败就撞晕自己是什么逻辑?

自残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啊。

何琇琼操盘的两版《半生缘》,都有很浓厚的琼瑶剧特征,感情戏矫揉造作,台词浮夸,情节狗血。因为它们始终没有正视顾家的贫穷困境,导致很多剧情都矫揉造作不真实。

3.原著精神

许鞍华说,《半生缘》中有很多老人,这些老人一直在控制青年男女的命运。

我非常赞同这个看法。

《半生缘》的怨偶,曼桢世钧,翠芝叔惠,曼璐豫瑾,他们彼此相爱,却只能半生缘。悲剧的根源,都是父母对儿女的影响。

他们都拥有不同的原生家庭,不同阶层碾碎了他们的爱情。

世钧翠芝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叔惠曼桢是苦出身。他们爱上的人,却没成为自己的爱人。

这里面最富有刺激性的细节,就是张爱玲对贫穷的描写。

曼桢去世钧家做客,穿半旧羊皮大衣。这遭到世钧嫂子的嘲笑,世钧这么骄傲的人,找的上海女友,就这?

同样是穿衣,南京女孩翠芝穿貂。

世钧和曼桢的阶层不同,他们的爱情也很难开花结果。

曼桢去世钧家做客,世钧父亲看到曼桢,想起做舞女的曼璐,误以为曼桢做过舞女,内心反感儿子和这样的人来往。

舞女身份成为贫穷的标签,变成曼桢的原罪,这也让世钧曼桢产生分歧。

世钧能娶到叔惠心爱的人,不是因为世钧爱翠芝,而是他们门当户对。

在叔惠第一次遇见翠芝后,许鞍华已经用镜头告诉观众,两人门不当户不对,叔惠只能仰视翠芝。

这就是吴倩莲版《半生缘》的魅力,它用平实的镜头,向观众传达丰富的信息,故事看似平淡,余味绵长。

反观剧版,不断用各种强烈戏剧冲突的故事来吸引观众的注意。然而,它经不起细想,一旦细想,观众看到的是各种漏洞。

如果有人问我,为何给《情深缘起》打一星?

我会告诉他,因为豆瓣上无法打负分 。

结语

《情深缘起》和02版《半生缘》的制片人都是何琇琼。50岁+的刘嘉玲能扮演曼璐,正是何琇琼三顾茅庐的成果。

何琇琼的背后有个手握《半生缘》版权的婆婆琼瑶。只要她们手握着版权,我们就总会看到琼瑶味儿的《半生缘》。

《情深缘起》是合格的琼瑶剧,但不是合格的电视剧。它一直被吐槽,也能证明,属于琼瑶的时代即将过去了。

这些天我写了三四遍关于《情深缘起》的评论,有些网友都给我留言,说总会想起吴倩莲版《半生缘》。

因为你们的关注,才有了这篇文章。

在这个烂剧横行的年代,我们不妨重刷吴倩莲版《半生缘》,感受经典老片的魅力吧。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gcrm/270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