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国产热门 >

七色电影院嘉兴在线丨中山影城要拆了

昔日的中山电影院

嘉兴在线丨中山影城要拆了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当年纸媒还盛行的时代,嘉兴日报有一个“钟杉影”专栏,好像还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嘉兴地面上许多作家都为这个栏目写过文章。我也曾经在这个栏目中写过几篇电影评论。文章写得不好,杂七杂八、东拉西扯,无非是看了电影后的观后感。这个专栏,是当年中山影城专门开设的。

现在听说,中山影城要拆了。一座城市,总有一些建筑、一些地点令人回忆。拆,也成为我们一个微信群的话题。人民戏院、嘉兴书场、中山影城,都曾是嘉兴的文化地标。就好像那《天堂电影院》中的那家电影院,铸就一个孩子的梦想,成为一个镇的精神家园。

关于中山影城,于我倒有一件事值得记一笔。我曾帮中山影城、帮学校组织过张艺谋的观众见面会。

那年,张艺谋为了宣传新片《一个都不能少》,带了主演魏敏芝、张慧科在杭州做完活动后,安排在嘉兴做一个观众见面会,然后赴上海搞首映活动。

一九九九年那时候,任何一个明星到嘉兴的活动都还算是新闻。张艺谋那时已经是得奖专业户,“第五代”导演的气势正如日中天之际。中山影城的经理许影超,知道我担纲学校影评小组辅导员的角色,也知道比较喜欢张艺谋的电影,便与我联系,建议张艺谋到嘉兴一中和孩子们聊一聊电影,不需要什么出场费,前提是组织学生包场看电影。这样的好事不多见,我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回到学校,我赶紧向学校领导汇报。不料,我在校长那里碰了钉子。校长说,一个拍电影的来学校干什么?学生都要期中考试了,不要分散学生的注意力。

啊,难道就白白失去一次与张艺谋见面的机会吗?我赶紧向校长解释。校长啊,这个拍电影的了不得,他拍的《红高粱》柏林电影节金熊奖,他拍的《秋菊打官司》获得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我差点说还有《活着》获得了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如果让我数中国十大导演,张艺谋肯定名列其中;如果数活着的十大导演,他肯定名列前三……我忍不住将谢晋、吴贻弓搬出来,告诉校长,来得可真是大导演啊。

校长最终还是开明地同意了这个活动,只是要求不能占用上课时间。一切都ok,本来张艺谋的行程也排得很满,估计上午十一点才能到嘉兴,下午一点就要赶上海。4月21日上午,中山影城专门为嘉兴一中的学生组织了《一个都不能少》嘉兴首映活动,张艺谋在影片结束后,到嘉兴一中报告厅与影评小组的同学们见面。

当时的嘉兴一中还在范蠡湖畔,从中山影城到学校也就一箭之遥。我安排了语文课代表沈昕担任活动主持人。活动很顺利,学生们都从电影的角度提了许多很有质量的问题。那段时间,张艺谋与巩俐正闹着绯闻,我还特意关照学生,一定要从电影主题内容、拍摄制作等角度提问,绝对不许提八卦问题。

电影公司和中山影城的工作人员也赞叹,毕竟是一中的孩子,能够和张艺谋形成真正的对话。张艺谋也表扬嘉兴一中的学生真正看懂了他的电影。魏敏芝、张慧科与同龄人进行了互动,获得了影评小组同学极大的共情和理解。两位主演在片中都使用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在片中的身份也与现实中的身份有许多相似之处。关于成长,关于贫困,关于责任,这部电影留给嘉兴一中很多深刻的东西。

我还建议张艺谋在学校里植树。时值仲春,正是种树时节,学校又是“百年树人”之地,嘉兴一中教室前曾有一块民国十二年植树节的石碑。我寻思,张艺谋与学生见面会结束了,最好留下一点纪念,这样可以让后来的同学了解这段故事,关注张艺谋电影,建立对中国电影的好奇。

那天张艺谋在校园里种下了两棵红枫。学校搬迁时,移栽到了新校园。听说不幸枯死了。现在重新种了两棵在操场一侧。我曾去看过,两棵红枫长得有点蔫蔫的。

这几年,老谋子也老了,第五代差不多都退休了,中国电影已经没有第七代导演了;好久没有去中山影城看电影了,并非疫情之故,我已经习惯了有一搭没一搭地在网络上看电影,偶尔才会像当年一样,拿着《电影手册》、翻着豆瓣电影,快进、回放,反复看一部电影;张艺谋的电影也不太喜欢看了,可能就看了《归来》,影评老早不写了,自媒体评论那么多,读都读不过来,还是少写一点。

现在,中山影城也要拆了。

来源:嘉兴在线

申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gcrm/275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