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国产热门 >

对生活失去热情的电影日本的低欲望社会到底有多可怕?

年轻一代是一个社会最富有希望的群体,他们往往朝气蓬勃、充满干劲,是整个社会前进发展的主要驱动力,但如果年轻一代不再奋进,社会还能够继续发展吗?马斯洛曾说,我们时代的根本疾患是价值的沦丧,这种危险状况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严重。

日本的低欲望社会到底有多可怕?

关于这种状况存在各种描述,诸如颓废,抑郁,失落,空虚,绝望……价值沦丧带来的精神世界崩塌成为个体迷茫的外在因素,因此,人们对现实社会失去生活的热情,没有梦想、没有奋斗的动力。

日本的低欲望社会到底有多可怕?

日本的低欲望社会到底有多可怕?

日本现在就面临着年轻一代对生活没有激情的社会问题,这种现象被称为“低欲望社会”,这个社会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导致日本受泡沫经济影响发展缓慢的社会经济一直无法恢复到高速发展时期,接下来我们就一起走近一直困扰着日本的“低欲望社会”现象。

日本的低欲望社会到底有多可怕?

什么是“低欲望社会”“低欲望”一词最早出现于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的《新国富论——胸无大志的时代》中,大前研一以敏锐的社会观察能力发现了日本当下社会经济状况中存在的发展疲软的状况,即“低欲望社会”倾向。“低欲望社会”并不仅仅只是经济学家所分析的一种经济现象,可以说得上是一种体现于日本各个方面的社会现象。

日本的低欲望社会到底有多可怕?

日本的低欲望社会到底有多可怕?

一个社会如果新生人口降低、社会老龄化加剧、年轻一代逐渐失去奋斗和进取的动力、整个社会消费能力下降的状况,那么这个社会已经呈现出了“低欲望”的症候。其实大前研一在他2009年出版的《再起动、职场绝对生存手册》一书中也早已提到过,消费经济的低迷加速了低欲望社会的形成。

日本的低欲望社会到底有多可怕?

现在的日本年轻人对社会生活拥有与父母一辈人完全不同的看法,他们对物质生活提不起欲望,年轻一代甚至不想追求更高的社会地位,也不再像父母一辈那样脚踏实地地工作赚钱养家。大前研一将其称为“丧失物欲和成功欲,极简生活的时代”。

日本的低欲望社会到底有多可怕?

日本著名社会观察家三浦展在其作品《下流社会》中这样描述社会:“年轻一代源源不断地加入下流社会,其最大特征不仅仅是收入降低,更在于他们的沟通与生活能力、工作学习与消费意愿等的全面下降,即全盘人生热情低下”。

日本的低欲望社会到底有多可怕?

日本的低欲望社会到底有多可怕?

日本导演山下敦弘在他的电影《不求上进的玉子》中为人们讲述了一个23岁大学生的颓废生活,影片中玉子在大学毕业后本该充满努力实现人生理想的拼搏热情,但玉子在这个青春奋斗的年纪显得一派老气横秋,玉子没有拼搏的热情而选择回家做起了“啃老”一族。玉子没有去主动创造人生价值,只是把时间荒废在玩乐上,丝毫看不出二十几岁的朝气蓬勃。

电影深刻揭露了当代青年中一些不思进取的堕落人士,他们没有任何活力,偏安一隅不展露欲望。这部电影可以说是日本现在一部分年轻人低欲望生活状态的真实写照。电影上映后还引起了年轻人争相效仿电影中的玉子。

日本“低欲望社会”背后的原因日本并没有实行过计划生育,但它却经历着人口老龄化和负增长。日本从1991年经济泡沫破裂后,经济就没有抬头的趋势,这段经济低迷的时期被称为“失落的20年”。日本现在的青年的父母生下来就面对着经济低迷的社会,父母一辈被高额房贷压迫,生活很累。

这一代的青年们目睹父母一辈人的辛酸,他们大多数人不愿意背负房贷、不愿意结婚生子。如此一来社会不具备产生新生人口的条件,人口减少,消费降低,而且社会上的青年消费欲望也低,就造成了消费都无法得到有效的刺激,经济也没有明显的增长的社会现象。虽然银行信贷利率一再调低,但30岁以前购房的人数依然在逐年下降。

“宅”文化盛行,青年们安心居住在自己小小的舒适圈中,欲望简单容易满足。造成低欲望社会的原因很多,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看看造成日本低欲望社会的几个原因。

一是人口危机。日本当下面临的最大问题可能就是出生人口减少以及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日本有过两次生育高峰,第一次是1947-1949年,因为1945年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军队撤回国内,社会中青壮年男性增多,直接作用于新生人口,此时每年生育人数在260万左右,这段时间被称为“团块时代”;

在1970-1975年是日本的“小团块时代”,“小团块时代”的日本又迎来了一次人口增长高峰期。“团块时代”出生的人经历了战后日本经济高速发展和经济泡沫时期,而“小团块时代”出生的人刚好在进入社会找工作时遇到了日本经济向坏,他们面对着严峻的就业形势,许多人迫于生活的压力对工作岗位妥协,分散到社会各个区域。

“小团块时代”之后,日本一直没有新的生育高峰形成,人口逐年递减。业内人士分析,新生儿数量再创新低的主要原因主要在于抚养子女需要承担的费用高、责任大,而且新一代的青年普遍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他们有意识地选择科学养育子女,知道从各个方面分析养育孩子需要的成本,因此他们会迫于社会生活压力选择不生或少生孩子。另一方面,年轻人不积极的婚姻观念也直接影响了日本新生人口增长。

二是青年生活观念发生了很大改变。社会实际情况要求抚养和教育子女所需大笔费用同时需要付出更多精力照顾孩子,日本年轻人知道自己的父母亲过着怎样辛劳的生活,他们从心底抗拒父母这样的婚姻生活,种种原因导致日本青年晚婚年龄一再往后推延。

男人觉得自己婚后要承担整个家庭的责任,需要努力赚钱养家;而女人们觉得结婚会束缚住自己,女人结了婚就要在家生孩子带孩子,这样的生活不能让女人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不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

在这样消极的婚姻观念下,日本的男女青年对婚姻避而不谈。这导致日本女性平均每7人中就有1人不婚,男性不婚情况更严重,平均每7人中就有1人选择不婚。

三是人口减少、社会消费欲望降低导致社会消费萎缩。日本的年轻人对买车、奢侈品之类的消费嗤之以鼻,“宅”文化盛行,他们连对口腹之欲都不追求豪奢。虽然随着互联网与物联网时代的到来,人们购物极其方便快捷,各色物品也都琳琅满目,但是,除了手机没有其他商品能够调动年轻人的购物兴趣。

年轻人的购物欲望不强烈加之社会人口数量逐年减少,消费市场更加趋于低迷,日本年轻人不将房子和车作为衡量生活水平的工具。和中国年轻人结婚时必须要有车有房才能过得安心不同,像在东京这么大的国际大都市,85%的年轻人结婚时租房子结婚,而只有5%的年轻人才会买汽车。

正确看待“低欲望社会”面对如此缺乏活力的“低欲望社会”,今后我们该何去何从。这不仅是日本社会面临的巨大问题,也是国际社会整体都需要思考的课题。日本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低欲望”现象的确给整个社会的发展带来了很多不利影响,人口危机、消费低迷、经济发展迟缓等社会问题加剧。

但发现问题是需要解决问题,针对“低欲望社会”的现象,日本政府加大了对人口出生、抚养与教育等方面的补贴,社会各个方面也在研究如何刺激消费,商家变换策略吸引顾客消费。尽管“低欲望社会”被视为社会问题现象,但就像一枚硬币有正反两面一样,“低欲望社会”也不尽然都是不利于社会的。

“低欲望”并不代表“无欲望”,日本作为一个较为发达的国家,社会群体对于物质方面的追求是经济不发达时期的现象,物质方面的欲望不是年轻人们要追求的主流欲望,人们的欲望需求已经改变。他们对传统的物质方面的要求有所降低,反而对精神层面的需求提高了。

因为日本的经济已经处在高速发展的后期,社会上的年轻一代需要面对社会高速发展带来的工作压力和家庭压力等方面的打磨,“低欲望”是他们这一代年轻人规避压力所选择的生活方式。但要警惕年轻人因追随流行而可能被日本社会现存的这种消极态度的“低欲望”浸染,我们必须正确对待“低欲望”、“丧文化”和“宅文化”。

所谓正确看待是我们完全不必以极端的、消极的心态去抵制或美化这种现象。国家需要新一代青年来建设,这一代的青年们要振作起来,用积极向上的生活状态来抗衡不良“低欲望”,推动整个社会不断向前发展。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gcrm/27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