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高清影院 >

豆瓣电影1982年版王者之剑介绍?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龙套这词,咱熟。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龙套,多少大牌都跑过。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洪金宝,成龙刚进入电影圈,干的就是扮演死尸的龙套。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像这类在电影中死去的龙套,说起来四个字: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死跑龙套。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每个演员都希望能通过龙套,获得机会崭露头角。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当然,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冒出来的人,我们都看到,于是,他们的成功很励志。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但我们看不到的,更多。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可却一直有人在这样熬着,在这样跑着。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靠的,其实还是一个信念,一个希望。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今个,就来跟您聊部电影。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关于一名“死跑龙套”者的故事。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而这套电影讲述的故事,基本上也可以看成该主演一生的写照。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在电影中,他的出现就是为了被主角砍死的。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现实中,这名主演的一生,已经在屏幕上被砍死几万次了。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豆瓣8.1分。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太秦灯光下》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注意看片名,是“太秦”,不是“大秦”。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它是一个日本地名。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太秦位于京都西郊,曾被称为日本的好莱坞,很多日本知名的影片诞生于此。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那里有一个“太秦电影村”,相当于咱现在的横店。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在这个电影村里,游客可以了解到日本电影发展史,也可以看到诸多日本古建筑的实景。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在那里,还有武打表演,影星摄影会等项目,供游客观赏。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电影,电视的拍摄也经常在这里进行。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所以,演员,群演,剧组等关键词,也是这里绕不过的。

做了一辈子“死跑龙套”的他,用这部电影把我感动了

片名这下就很好理解了。

我们先看看以前香港电影中,此类龙套的例子。

李小龙的《精武门》,陈真踢馆的一场戏中,陈真被众人包围。

但打起来的时候,只有其中一两个人上前,剩下的人围在外面跑动,造成人多的感觉。

等前方的人被一两下打倒了,外围的人再一两个上去补位。

通常,“啪”地一下倒地,脸都看不到。

《太秦灯光下》的主角名叫香美山,他做的就是这样的工作。

他算是还不错的龙套了,干了一辈子,已经是可以和主角打几下再死的程度了。

但依然,这辈子还是个龙套。

当年,刚入电影圈的时候,香美山因为“死”得好,被主演看中。

主演还送了他一柄木剑,当时,意气风发。

可鸡汤终究只是鸡汤,香美山的一辈子,却是做了一辈子的“死跑龙套”。

屏幕上的他,身手依然利索。

屏幕下,人们看不到的是,他的手已经再也拿不稳那把剑了。

十几岁,“死”到70岁。

有一段戏,挺心酸的。

那是70岁的香美山回忆着当年,和女朋友的事。

当年,这段对白是一种动力。

但老来去看,却是五味杂陈:

香美山:上次我被老大砍,他夸我刀下鬼演得好。能被老大砍,我的津贴就能涨了。

女友:真的吗?

香美山:恩,以后我不会再让你那么累了。

女友(笑着说):上次,我在电视上看到你被人砍死了。

香美山:你看到我了?我特意把脸冲着镜头。

女友:你是在看我对吧?我也一直在看着你。

张晋这种大器晚成,凭自己的努力从幕后窜到一线的,很少。

比如TVB,就有很多小丑叫不出名字,但是脸熟的老龙套。

这样的龙套,即使常露脸,即使观众认识,却不会让人注意。

除非,有人提醒:诺,这人经常见。

但是,他叫什么名字?

其次,还有很多反派演员,其实生活中都是很不错的人。

比如我们的计春华老师。

而在香美山身上,他则集两者于一身:

一名演反派的龙套。

在屏幕上,香美山的每次登场,都是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

没两下,就要拔刀。

可是在现实生活中,他却是一个人在家里,过着清苦的生活。

一顿饭,一点简单的小菜。

没有人和他聊天,只能看看电视,看着桌上前女友的照片。

想些啥,不知道。

反正,屋子很安静。

戏中坏人,戏外是走到风烛残年的老人。

香美山的故事,也像极了星爷在《喜剧之王》所说的:

跑龙套的,也是演员。

每一次演出,都要用心。

星爷在该片中,有一段多种表情的表演。

香美山也是为了屏幕上衬托别人的几分钟,兢兢业业地练了一辈子功夫:

如何被人杀死。

职业道德上,他恪守着死尸也是演员的原则。

顶着高温躺在地上,导演没有喊CUT,就不能乱动,以免让滴上去的血走位。

这一辈子的龙套,在片中的开始,却是始于一个时代切换的节点。

在这个节点上,香美山已经70了。

但电影的革新换代,却不会照顾他的年龄。

这里我们先简单聊一个日本电影片种:

剑戟片。

这种片子,最初是始于20年代关东大地震之后。

最初,它是仿照好莱坞的西部片的。

而这样的电影,一般是以武士,浪人为主角,刀剑对杀,就是其中重要的主题。

像我们熟悉的黑泽明的《七武士》,《用心棒》就属于这种类型。

可到了现代,这种剑戟片的市场开始缩小。

电影开头就做了背景介绍:

这里有一种演员“刀下鬼”,专门演被主角斩杀的角色。

太秦全盛时期,这种演员超过了100人。

但现今古装剧的数量递减,这种演员只有十几个人了。

而这时候的香美山,所遇到的事,就像吴宇森在《英雄本色》说的那样,时代变了,旧的那一套,现在却很少人遵守了。

技术上,以前用的剑,现在让位给绿幕。

剑拔出来,却是一柄短短的绿色道具。

这个,香美山不理解。

新演员的操守,香美山看不下去。

主演是一个当红组合里的小年轻。

就因为他当红,就可以要求造型师不尊重历史,不愿意顶着中间光头的造型上阵。

织田信长的发型怎么可以是这样?

可现实并不管香美山有没有理解。

现实是,那套已经播了40年的剑戟片被腰斩了。

屏幕上,再也看不到香美山演的反派如何被砍死。

屏幕下,他只能跟着一众年轻群演一起,时刻关注着公告上有没有他的名字。

这部《太秦灯光下》,也有一部分故事和《我是路人甲》相似。

旧的群演老了,可年轻的群演还一大堆。

怀揣梦想的人,从来不缺。

横店是这样,太秦也是这样。

大家都是群演,大家都在努力,但非得比较,人家还比你香美山多了青春。

没戏演的香美山,沦落到在主题公园表演“被砍死”,以供游人助兴的地步。

对于年轻人来说,有人会说:

你看,一辈子这样到老,也就只能在路边表演供人娱乐。

或许,也能成为反面教材:

我相信自己老来不会走到这个地步。

但这种事情,谁能说准?

当年王宝强说过,看到在片场等候的群演,不知道自己应该是鼓励他们,还是劝他们放弃?

群演这条路,就是拿自己的青春在赌博。

这种事,香美山这一生看的太多了。

那些能成的角,少。

成不了的,更多。

像他这样能兢兢业业坚持做了一辈子龙套的,更少。

可梦想,总是有人愿意追逐。

总是有人愿意拿青春去赌一个明天。

只因为:万一能成了呢?

本片的英文片名,和卓别林那部《舞台春秋》一样(Limelight),只不过在前面加了“太秦”的英文地名:Uzumasa。

在《舞台春秋》中,默片时代的两大巨匠卓别林和巴斯特基顿的屏幕合作,虽然是喜剧,但却有种“壮士暮年”的悲壮。

这部电影的最后,卓别林扮演的角色死于舞台上,却留下了一次完美的谢幕,或许,对于这个角色来说,是一个更好的归宿。

但是在《太秦灯光下》,小丑感觉更为悲壮。

毕竟,《舞台春秋》中的卓别林那角色,曾经辉煌过。

而香美山却从来没有达到演员的顶峰,他一辈子只是一个“死跑龙套”。

所以,当他华丽地“死”在了镜头前,这归属让我感觉还蛮心酸的:

那镜头,几十年来记录了他一辈子。

这一辈子,对他来说是全部;但对观众来说,或许是:

看,又是他;

看,这人在屏幕上就是演这种角色。

也有可能,根本没有观众注意到他。

而本片外的现实,却比电影来得好一些。

扮演香美山的演员福本清三,在70岁的时候获得了第18届奇幻国际影展最佳男主角。

凭借的,就是这部《太秦灯光下》。

这部他第一次主演的电影,可以说是他一生写照。

福本清三15岁出道,从那时候起,就一直在片中扮演被杀死的反派。

据统计,他的职业生涯中,已经被“杀”死超过5万次。

而在屏幕上,他演绎过多种死法:

被刺死,被砍死,被切腹,等等。

对于福本清三来说,他最擅长的表演是:

扮演一个失去了剑还在战斗的人然后被杀死的瞬间。

而做为主角的这部电影,一开始让他感到不习惯:

电影开拍后我就感到不安,我从来没看过这么多镜头对着我拍,而且只拍我。

这一次我抢到了很多自己的镜头,但我常常演砸,对同演者造成困扰。

《最后的武士》中的福本清三

而他对于“死”的理解,小丑也由衷感到钦佩:

我在剧中‘死’的方式,很大程度地影响主角能给观众带来怎样的印象……我‘死’得越惨,主角的英雄色彩就越浓。

一个人,用了50多年扮演同类角色。

换算下,这就是超过半个世纪,和超过大半辈子的生命。

小丑想说,无论戏里戏外,我被这个“死跑龙套”给感动了:

一个“死跑龙套”的,第一次主演的电影角色还是“死跑龙套”的,却凭借“死跑龙套”的角色,成为了影帝。

这,是真正的演员,不在于戏份多少,不在于是否主角。

想起了陈奕迅那首歌,关于龙套的歌:《谢谢侬》。

有个陌生人出现不够一分钟

他拿着一件斗篷 扮演着一条龙

他带着一脸笑容 演活平凡的梦

到底他的名字他的生活普通不普通 没人懂

他能够让我感动 谁管他红不红

他知道自己有用 谁管他穷不穷

到底他的过去他的未来成功不成功 没人懂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gqyy/27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