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高清影院 >

nude 裸日本电影完整版在线观看裸体作品是色情还是艺术?行动者芭比娃娃告诉你

当蔓延至英国的“黑命攸关”运动将人们的目光吸引到奴隶贩子的雕像上时,一位社会活动家则在呼吁大家注意公共雕塑中的女性形象。“看看……你们视之为正常的东西...... ”这位活动家的标语牌写道,上面还有一张图片——那是一座位于曼彻斯特特拉福德中心外的纪念碑:一个坐着的男人在洗脚,而周围是一群谄媚的半裸女人。

裸体作品是色情还是艺术?行动者芭比娃娃告诉你

裸体作品是色情还是艺术?行动者芭比娃娃告诉你

标语牌的主人是“艺术行动者芭比”(ArtActivistBarbie)。这个芭比娃娃出现在艺术作品和纪念碑前,也是英国哈德斯菲尔德大学高级讲师莎拉·威廉姆森(Sarah Williamson)的一个分身。

裸体作品是色情还是艺术?行动者芭比娃娃告诉你

美国爱荷华州,一幕相似的情景上演。在一座赤裸上身的青铜女人雕像旁——她弓着背,似乎在刻意强调自己的乳沟,立了另一条标语:“作为哺育者的爱荷华州母亲?是吧。”

裸体作品是色情还是艺术?行动者芭比娃娃告诉你

裸体作品是色情还是艺术?行动者芭比娃娃告诉你

女权主义的“腹语术”

裸体作品是色情还是艺术?行动者芭比娃娃告诉你

威廉姆森开启这样一个项目,起初的目的是为了让她的学生参与到女权主义思潮中去。她把重点放在西方艺术中对女性形象的呈现上。“这样一来,我就可以用一种柔和的方式,引导他们进入这些对话。这是一种女权主义‘腹语术’——我的声音,通过第三方和AAB(ArtActivistBarbie)说出来,它们就像是一个腹语艺人的玩偶。”

左为莱特·巴克原作,右为ArtActivistBarbie的重构。图片:ArtActivistBarbie

在推特上,ArtActivistBarbie重构了莱特·巴克的1889年画作《塞丝》(Circe):裸露上身的女人,正被几只狮子包围着。“我想要一个诱人的年轻美女,在一个大型享乐场景中半裸着身子,被禁锢着,”她在帖子用原画作委托人的口吻写道。ArtActivistBarbie伸出舌头表达了一种诱惑的意味,她试图以这种方式发出疑问:原作究竟是对古典场景的描绘,抑或是维多利亚时代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色情?

今年早些时候,古典学教授玛丽·贝尔德(Mary Beard)在英国播出的电视节目《裸体的冲击》(Shock of the Nude)中也提出了类似问题。这档由贝尔德出镜主持的节目探讨了男性艺术家们呈现的女性裸体形式:躺着的裸体被描绘成一种“被捕获”的无辜样貌,要么就是正在沐浴的女人,或是半梦半醒的女人们在褪去衣物后的妥协状态。

那么我们所看到的,到底是艺术还是色情?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任何自认为知道答案的人都应该更努力地反思一下!” 贝尔德教授表示。“我的观点是,艺术和色情之间的界限总是很诡谲的。关于过去的问题,我们既要考虑它原本的呈现方式,又要以我们当下的眼光来看。我们必须学会正视过去和它的不当之处。”

“女性必须裸着身体,才能进入大都会博物馆吗?”

100多年来,女权主义者不断提醒人们注意艺术界存在的性别歧视。1914年,女权主义者玛丽·理查森(Mary Richardson)用斧头抗议了委拉斯开兹的《镜前的维纳斯》(La Venus del espejo)。这幅画描绘了维纳斯照镜子的样子,她的屁股就在画布的中央,背对着看画的人们。理查森曾声称,她的抗议部分是为了抗议男性对画作的凝视。

“女性必须裸着身体,才能进入大都会博物馆吗?”上世纪80年代,女权主义艺术活动家团体 “游击队女孩”(Guerrilla Girls)在一张海报上发出呐喊。在那个年代,博物馆现代艺术区中只有不到4%的艺术家是由女性创作的,而76%的裸体作品是女性。游击队女孩通过大型广告牌作品传递的信息切中要害,她们将艺术界对女性和性少数人群的漠视暴露于公众的视野中。

图片:Guerrilla Girls

2018年,英国艺术家索尼娅·博伊斯(Sonia Boyce)在曼彻斯特美术馆观众面前,上演了一场移走约翰·威廉·沃特豪斯(John William Waterhouse)画作《海拉斯与水仙女》(Hylas and the Nymphs)的戏码。这幅油画描绘了一群半裸的年轻女孩引诱海拉斯进入百合花池塘的场景,博伊斯让原来挂画的墙壁被空置了一个星期。博伊斯说:“我的目的是引起人们的注意,并质疑博物馆在什么背景下,用什么标签,又如何决定游客看到什么。”此举引起了愤怒的反击,一些人指责这是政治正确的极端女权主义下的审查。“把画作拿下来是为了引发讨论,而不是为了引起媒体猎奇。”

当性虐待者成为创作者和收藏者

“界限一直很模糊。”就这个问题,英国肯特大学艺术史讲师汉斯·麦斯(Hans Maes)写了大量的文章。“一般认为,色情作品有两个关键特征:第一是性特征明确,第二是其目的是为了唤起观众或读者的性欲。嗯,在历史上和跨文化研究中,你可以找很多伟大的作品都有这两个特征。想想庞贝城的马赛克,印度爱经雕塑,或者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v Klimt)的一些露骨画作。如果你愿意,可以把戈雅的《裸体的马雅》(Naked Maja)和《花花公子》的杂志中心页进行比较,再来告诉我这条线不模糊。”

2014年,行为艺术家德博拉·德·罗伯蒂斯(Deborah de Robertis)在著名的《世界的起源》(The Origin of the World)面前裸露自己,再现画作中女性生殖器的特写,正是为了说明这一点。随后,她又因在马奈的《奥林匹亚》(Olympia)前裸露身体而被捕,该画作同《世界的起源》一样,都在奥赛博物馆展出。她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一种人体呈现被定义为艺术,而另一种则被定义为色情?

行为艺术家德博拉·德·罗伯蒂斯(Deborah de Robertis) 图片:网络

在过去,对露骨图像的审查往往是出于保守的宗教价值观,以及对伤风败俗的恐惧。相比之下,挑战物化女性图像的女权主义者们,希望女性享有平等的权利。在博伊斯移走《海拉斯与水仙女》时,在Metoo浪潮中,第四次女权主义浪潮汹涌澎湃,该如何看待和我们当下截然不同的道德标准条件下创作的艺术作品?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人们感到焦虑。

确实不用回溯得太远,就能找到例子。文艺复兴时期,本维努托·切利尼(Benvenuto Cellini)坚持用年轻的处女作为模特,一旦画完她们,就对她们进行“开苞”。而活跃于19世纪末至20世纪上半叶的埃里克·吉尔(Eric Gill),则用自己的女儿做模特,还对她们施以性虐待。“我们或许应该区分欣赏的语境和创作的语境。如果我们知道一个艺术家虐待女性,而且他的虐待态度也表现在作品中,那么这确实会影响作品的地位。一旦你意识到了,作品本身就会显得很肮脏,道德上有问题。”麦斯说。

今年,Netflix推出了一部关于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dward Epstein)的纪录片。一位逮捕他的警察在片中说,这名性犯罪者的豪宅里陈列的裸体作品数量多如牛毛。在画廊里,类似的裸体作品也可能是欣赏的对象。

爱泼斯坦 图:CFP

“嗯,这确实会让你思考。”莎拉·威廉姆森表示同意。“在我们的公共艺术画廊里,有许多关于青春期少女的画作。比如曼彻斯特美术馆展出的阿瑟·哈克的《绪任克斯》(the Syrinx),画的是一个赤裸身体的年轻女孩,看起来很脆弱,很害怕,我看了觉得很不舒服。但人们对这些机构的大师作品的表达方式,怀有一种敬畏,我们会不自觉地吸收和接纳。”

男性凝视也存在于写生班中

以裸体模特为原型的写生仍然是美术教育的主流——绝大多数模特都是女性;然而在画室的 “神圣”光环中,这些女性不是裸体而是 “人体”,她们不是脱衣而是“宽衣”。

“当然,男性凝视也存在于写生班中。”在《裸体的冲击》中,贝尔德呈现了自己研究的一部分。“我们的文化有各种方式去消解它。但它就还在那里。”

电视节目《裸体的冲击》 图片:网络

“摆姿势是我最想回避的事。”绘画模特芙拉·碧切(Fra Beecher)在博客中写道。在疫情隔离期间,她在网上发表了对男性凝视的看法。“当我做模特时,我从来不允许拍照。” 另一位人体模特表达了更直白的担忧:离开了画室,画画的人可以自由自在地手淫,而不是画画。

这两名女性的担忧都显示出艺术与色情之间的界限是多么细微,而试图调和它又是多么棘手。贝尔德称,裸体很可能成为 “精英阶层的软色情”,但她的观点遭到批评和谩骂。和博伊斯一样,她发现,每当自己试图就这个话题展开讨论,往往会激发人们的敌意,而不是大家的兴趣。

这就是为什么ArtActivistBarbie,这个长期被贴上性别刻板印象标签的芭比娃娃,她的出现是具有颠覆性的。“我们可以开始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事物。”莎拉·威廉姆森说。“她提供了一种有趣和好玩的方式,在这个过程中,我试图创造一个让两性更加平等的世界,在那里,她们不仅仅是男性凝视的对象。”

在ArtActivistBarbie收获最多评论帖子中,她在画廊的地板上COS了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Le Déjeuner sur l'herbe)。在第一张照片中,芭比和画面中的女人一样,一丝不挂,而她的两个男伴则衣着整齐。第二张的设定却完全相反:芭比穿着她的礼服,而两个男人,则是赤身裸体。

ArtActivistBarbie重新演绎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Le Déjeuner sur l'herbe) 图片:Twitter

本文原作者为Lizzie Enfield,编译自:}

————

请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的世界也会不一样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gqyy/27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