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免费电影 >

有炮兵部队参战电影吗《朝战之中国军魂》中朝战士用82迫击炮打81迫击炮弹,真绝!

第二十章拉锯战(2)

天可怜见,满怀期待的高钟焕机动第八小队,守株待兔眼巴巴等到快天亮,再也捡不到便宜了,始终没有遇见敌人的队伍。

只好无可奈何又非常失望地撤离,他们还必须找一处较偏僻隐蔽的地方,潜伏度过白天。

绝大多数的机动小队也是如此情况,没有获得第二次歼敌机会。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实际上是古代平衡理论的典型代表。

美军不敢增援,机动分队失去了歼敌的战机而心情非常失落,前沿反击部队却意外得到了惊喜。

这次反击战与第一次渗透袭击战,第6师是下了很大功夫。

攻占晋州之前,经李山提醒和提示,8月1日前就初步设计了整个计划。

从8月2日美25师开始进攻起,第6师就有计划边阻击边撤退,直到8月6日撤退到计划好的战场预设地点。

没有发起反攻前,天黑后利用马山地区西侧没有损坏的公路(人为造成山坡塌方是在马山地区东侧10公里路段),把前几天阻击战都没有动用的师炮兵联队全部火炮悄悄布置到前沿。

有日式的92步兵炮、75山炮,美式的榴弹炮,苏式SU76自行火炮共80余门,这是第6师的所有火炮家底了。

除机动支队负责渗透战的3000名老兵外,方虎山用于反击战的步兵就超过一万人,手里只捏着2000人的预备队。

第6师巧用兑子方式,用新兵换出老兵,总兵力已接近17000人。

这样算来,这次战役,加上炮兵联队参战人数接近14000人(17000减去2000预备队和几天阻击战斗减员及非战斗人员),已经是接近两个师的战斗力。

因为一个师虽然总人数有一万二、三千,但战斗中考虑留用预备队,后勤及机关人员,每次最多投入兵力上限也就是七、八千人,这也是部队“战兵”称谓的来源。

当然面临危机如被包围时除外,那个时候是人人上阵,人人都是视死如归的战兵。

这就是方虎山的用兵风格,关键时刻往往一招致命,或猛虎扑食。

而之前一些举动会让敌手对他的军事实力产生误判,如今又加上有一个经验丰富还带开挂兵团级的作战参谋李山相助。

什么叫如虎添翼,这就是了!

这次前沿敌军兵力有五千人左右,美军、南朝鲜军各略占一半。这些天的进攻,他们得到协助的重火力主要靠飞机轰炸、少量75山炮及81迫击炮。

75山炮在美军中配属较少,在战场往往用作直瞄火力,加上运输也困难一些,所以在马山地区前线出现不太多,仅有12门。但美军81迫击炮数量同样众多,人民军大部份伤亡就是美军81迫击炮所造成。

机动支队用82或81迫击炮夜袭美军营地,也算一报还一报。

当天黑下来,各部开始行动后,是功亏一篑还是事半功倍,一个晚上过去后结果就自然出来了。

第6师部中,师部机关干部整夜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对这次反击战与渗透袭击战,许多人的心是悬着的。

毕竟,渗透袭击战采用以远程火力迫击炮为袭击中心的战术,以前他们师可没有实施过。

同样在第6师部的李山却不担心,整个朝鲜战争,第6师以及以此基础建立起来第5军团用行动和敌人鲜血证明了自己是整个人民军的头号精锐。

所谓精锐,就是战斗意志、单兵作战能力、整体战斗力、荣誉感都极强的部队。

但要成为头号精锐,让桀骜不驯的军人都服你,唯一用战绩说话。

现在李山还给方虎山说出自己的研判,“山地作战,迫击炮是造成人员伤亡的主要武器,这次袭击美军营地采用迫击炮,本身是第一次,美军不可能料到,宿营时习惯帐篷一个挨着一个,外围虽然有许多值班防守的机枪阵地,但这可防不住远远打过来的炮弹。”

方虎山点点头,说道:“前期机动支队是花了很大精力去侦察,基本摸清了美军的宿营情况,战果肯定也不会小,就是炮弹消耗太大了,一个晚上光袭击就要用两千多发,这种大规模的行动以后就用不了几次了。”

李山想起后来抗美援朝的战斗中,用完82迫击炮炮弹后,志愿军士兵看着缴获的美式81迫击炮炮弹,就试试打上几发。

这一试就试出了大惊喜,还真能行!

后来志愿军炮手普遍用自己的82迫击炮打过缴获的美式81迫击炮炮弹。

所以,李山就告诉方虎山说:“前面攻占晋州时不是缴获大量的美式81炮弹吗?用82炮打81炮弹,虽然有效距离变短一些,精度差一些,但用在袭击敌人营地就刚好不过。”

“真的能使用?”方虎山收获意外巨大惊喜,有点不敢相信。

毕竟部队也是最近才接触到美式81迫击炮,对于营级主要支援火力的82迫击炮,可是金贵得很,任谁也不敢用81迫击炮炮弹乱试。

“这次晋州缴获美式81炮弹有上万发。”兴奋的方虎山不停地搓了搓手指,一般中了巨奖的人都有这样的举动,“说是美军三个营营属81迫击炮五个基数的配用量,下面的战士正发愁我们现有的十几门81迫击炮什么时候才能打完这批炮弹呢。”

对于缴获这批巨量的81炮弹,后勤部门都准备让前线守阵地的战士当巨型手榴弹来用了。

“前线反击也会有惊喜。”李山把他知道的一些情况也说出来,“我们通过分析,发现美军一般不会进行夜间移动,这次机动支队袭击美军营地后,绝大多数更不敢离开营地,缺少支援的前沿美军支撑不了多久,提醒前沿反击的官兵,坚决采用三猛中的猛追战术,紧追不舍就能缴获更多敌人重火力武器。”

方虎山听到这话,就去给一个参谋交待安排,并叮咛要前方官兵注意缴获美军81迫击炮。

回来后又询问李山:“用迫击炮袭击敌人营地后,对方会有什么应对招术?”

李山说道:“我估计对方有三种应对可能:1,是用迫击炮对付迫击炮,但这是被动应战,后手对先手,效果不会太大;2,是将营地人员疏散一些,减少损失;3,是逐块地区清理,这会象当年抗日战争中日军岗村宁次所用的方法。最后的第3条让机动支队要注意了,白天被围住就不易脱身,要么袭击后立即潜行返回,要么要注意选择隐蔽的地方。”

凌晨2时过后,反击战与渗透袭击战正式打响,前面消息不停传回来。虽然敌后袭击美军营地的具体情况还不得知,但前沿反击却异常顺利。

美军25师这是遇到了新情况,前沿区域兵力少于对方,火炮少于对方。对方又比自己更熟悉这块地方,前面的部队而且又等不来援兵。

所以,25师的前沿部队仅仅支持一个多小时就崩溃了。

美25师自从7月23日登陆釜山被布置在大邱防守,期间全部打退打垮人民军第1、3、4师在不同时间在不同地段的多次进攻,而且大部分还是夜间的进攻。

所以25师上下都觉得比自己兄弟24师强太多了,就连25师师长基恩少将每次见到24师师长丘奇少将的时候,每次都是扬着头而且还会嘲讽对方一番。

以至于后来丘奇一见到基恩,都是低着头先溜走了。

确实,25师现在是齐装满员,光是炮团就有三个105炮营和一个155炮营,在大邱前线时,还另外得到三个独立炮营的支持

在大邱前线夜间防守时,当发现人民军进攻,7个炮营的大炮就能把前沿阵地的前方打成了一片火海,连他妈的美国纳税人承担的照明弹都省了不少。

进攻马山地区,由于对面的人民军特损,亳不吝啬用炸药破坏所有道路,重武器无法进去,使得25师缺少大炮掩护。

但己方兵力还多于在大邱时面对人民军三个师的时候,而且后来通过抓住的人民军伤兵确定了对面不过是人民军的一个师兵力,而不是前面情报所说的有两个师兵力,基恩是充满了信心。

基恩当然不会知道,对面第6师团的这一个师却远比大邱那边人民军三个师合起来更凶残,大邱前线人民军的三个师,是久战兵疲还损失不少老兵之师。

而第6师团却是连战连捷反而强了不少,师长方虎山是既有老虎般的凶猛,又有狐狸般的狡猾,更是拥有最大自由的指挥权。

所以美25师前沿部队在对方强大火炮轰炸下,在对方数以倍计的士兵攻击下,尚能坚持一个小时才崩溃,己经很对得起麦克阿瑟上将所赋予25师的王牌称号了。

美军如果能得援军增援守住阵地,那么战斗阵形就不会太难看,但如果崩溃了,结果甚至不如把逃跑当习惯了的韩军。

所以当夜美军、南朝鲜军队守前沿的五千人兵力被第6师团打崩后,逃回前一天的阵地时,南朝鲜军队2500逃回近1200人,持有武器的有1000余人;美军2800人逃回近1700,持有武器的有900人。其余没回来的人员,要么被毙,要么被俘,要么因天色黑暗逃错地方钻进绝路的山里。

此战,人民军第6师大胜,所缴获的美式武器足够把原来仍使用日式武器的战士换装。更重要的是,第6师此战除缴获大量美式重机枪外,还有近60门的60mm、81mm迫击炮。

8月7日,第6师上报战果,马山地区反击战取得了巨大战果,第6师一个晚上将美25师、南朝鲜军队两个师共四万敌人击退八公里(当晚发起反击战后,溃败的美军第二天早上又撤退三公里),歼灭南朝鲜2250余人,美军4000余人(多报了一千五百多人),自伤亡4500人(多报两千人)。

在平壤正筹备8月15日朝鲜解放纪念日活动的金日成,以最高统帅部表彰方虎山和第6师,希望再接再厉取得更大的胜利。

8日6日晚的马山地区人民军反击战,美25师遭到惨败消息传出后,在美国与一些西方国家引起巨大的反响,第6师团的“幽灵师”名称比原来的历史早两个月出现。

而且美国媒体提出,并把8月6日晚称之为朝鲜战争的“最长的一夜”。

(想看《朝战之中国军魂》小说全文的,可在网上搜索“息壤中文网”,打开后点击军事类即可找到《朝战之中国军魂》。现在更至第一百一十二章。)

第二十一章胆大心细的高钟焕

美军在8月6日晚被人民军反击打得溃退了五公里,7日白天又主动后撤三公里。

原来处于敌后的人民军第6师机动支队高钟焕的第八小队反而处在两军对垒中间,好在第八小队休息隐蔽处是在偏离道路有一公里远的山谷里。

对自己小队所处战场中的位置和情况,高钟焕也是在下午6时见到外出侦察回来的二分队队长李善均汇报后才知晓。

“美军已败退到这里。”

身着有南朝鲜老百姓特征服装的李善均,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手工绘制的地图,然后用手指头在地图上点了点:“上午美军撤退到离我们这里不到两公里的地方后,加紧修整工事,拉了两道铁丝网,而且不让人靠近,一有动静就用机枪射击。我军昨晚反击的前沿部队再没有往前压,仍停留在5日的阻击线上,也在加固阵地,两军中间有近三公里的空白区域。”

对于空白区域,高钟焕猜想可能是师首长专为机动支队开辟的一个活动区。

李善均还提供一个情报,美军阵地北侧800米左右的一个小山头,正面比较陡峭只有一条上山的路,而且障碍物如树、草之类稀少。

“有一支南朝鲜伪军小部队在上面防守,人数不多应该只有一百多人。”

“看来敌人的封锁很严密。”听到李善均汇报的敌情,高钟焕眉头微微一皱,心里琢磨着。

按昨天下午机动支队召开分队队长以上会议的要求,第八小队下来行动有两个选择:要么返回驻地等待上级的指令再出击;要么第八小队考虑今晚潜过敌人封锁线进入敌后寻找战机,按要求三天后再返回。

对于第一个选择,高钟焕隐隐有些不甘心。

人民军进攻晋州战役他们没能参加,昨晚袭击美军宿营地虽然热闹但几乎是82迫击炮的表演戏,今天回去后不说还有没有机会,就是有打仗机会肯定也耽误不少时间。

整个小队的弹药昨天晚上除去用掉三十发82迫击炮弹和三十多枚手榴弹外,子弹就没有用多少。

但如果选择第二方案,就应该仔细筹划。

否则考虑不周的话,到时候战果不大,说不定自己这支队伍还会吃亏。

他又想起在河东参加集中培训时,所学的机动部队作战要点:第一,行动前必须有情报支持和周密计划;第二,行动原则是打后就走;第三,行动必须出敌意外。

当时给他们培训的李山还举例说了欧洲二战中埃本—埃美尔要塞战役的战例。

埃本—埃美尔要塞是阻挡德军进攻比利时国家的关键据点。

要塞易守难攻还具备防空能力,机枪、大炮众多且弹药充足。

如用常规进攻战术,不仅人员伤亡大,短期还不一定能成功占领,所以德军使用空降兵通过滑翔机出其不意地降落在要塞顶部,使用炸药和火焰喷射器瘫痪在要塞外的守军,然后进入要塞,杀死守军后成功控制要塞。

而讲解战例最后,李山强调这次所动用的空降兵仅仅70人。

从昨天晚上袭击美军营地的行动来看,作为机动支队的第一次渗透袭击战,机动支队首先是把美军宿营地情报弄得很准确,然后是分工明确保证两个小队突袭一个美军宿营地。

而现在前面的敌军后方相关情报第八小队目前无法掌握。

就连美军在哪里宿营都不清楚,就算废老鼻子劲越过敌人的封锁线,一时也不一定能找到很好的战机。

但小山坡上的这支南朝鲜伪军小部队,能不能成为今晚第八小队的目标呢?

正面上不去,如果从后面打呢?

能不能像进攻晋州战役中的第14联队那样,专门从敌人的后腚下手。

“李善均,你把那座山上的南朝鲜伪军情况详细说一下,旁边还有那些敌军,和南边的美军是如何联系的?”

思绪一番后,高钟焕抬起头来,眼睛注视着李善均询问道。

李善均不慌不忙解释说道:“这南朝鲜伪军所守的那座山北边几个山没有敌人据守,因为哪里不能过人,但再远就不太清楚了。和南边美军不能直接联系,必须从山后面退下去才能绕过来,同时这两山之间也不能过人,就犹如大山的一个豁口,前面顶死了。美军所守的阵地,前沿很宽广,地势与环境比较复杂,虽然美军人数很多,那一片估计有近千的美军,但仍存在漏洞。我个人判断认为从美军这边过去还是容易一些,因为南朝鲜伪军那座山有三个机枪阵地能轻易封死上山的唯一小道。”

“美军在前沿阵地埋有地雷吗?”高钟焕前一阵在马山阻击战中也参加过前沿侦察,知道美军防守阵地时,很多时候在阵地前面布设雷区。

昨晚前沿人民军反击,就有一部分火炮用在雷区,专门引爆地雷打开进攻的通道。

“有。”李善均用肯定的语气回答,“美军在下午修好防御阵地后,就开始埋设地雷,然后才拉上铁丝网,我侦察时把雷区都给标上了,雷区基本设在地势平缓能展开兵力易攻击的方向,偏一些地方没有埋。”

如果能从美军阵地穿插过去,绕一圈从后面进攻南朝鲜伪军,那自然不会有问题。

想明白后,高钟焕对李善均说道:“这次侦察很仔细,你辛苦啦。”

见到高钟焕如此重视这次的侦察结果,李善均心中也很高兴,赶忙应道:“不辛苦,不辛苦。”

高钟焕两手拍了拍,轻声说道,“你先回去休息几个小时,然后晚上10时我们出发,到时你带两名战士前面去侦察给小队探路,能不能找出一条能过去的路来,今晚我们能不能穿插过敌人的前沿阵地,就全靠你们了。”

高钟焕拿起地图,站了起来:“我判断经过昨天晚上的袭击,这附近美军会警惕起来,过了封锁线后就搞这山坡上这伙南朝鲜伪军。”

晚上8时左右,天空下起了小雨,空气中也泛起阵阵的凉意。

高钟焕站在一颗大树下,望着远方漆黑的天空,心中又有一些犹豫。

他知道雨夜能见度很低,虽然这样的小雨道路不至于太泥泞,但下小雨后山区夜晚还是很难走。

高钟焕原计划,今晚打完这仗后,伤员和护送队员留下,他再选一部分精干队员继续朝东敌人方向穿插,深入敌后。

如果今晚按计划行动,那必须把行军背包留下轻装上阵,这样才能便于晚上潜过敌人封锁线。

即使这样看样子还得提前出发。

好在队员对附近地形都比较熟悉,也不怕走丢,但行军比往常迟缓。

不过这种天气有弊也有利,潜过敌人封锁线更安全,突袭成功可能性也更大。

“干了!”高钟焕用力握了握右手拳头,心意已定。

决定下来后,他先去找迫击炮分队队长崔宇植(机动支队第八小队60名队员,分成五个步兵分队和一个迫击炮分队),让迫击炮分队马上准备。

同时也通知其它五个步兵分队,尽量在9时准时出发。

队伍轻装出发的时候,先由第二分队长李善均带着两名队员在前面探路。

而队列中前面一个队员身上系一根绳子,后面队员就抓紧绳子另一端随着前面的人走。

高钟焕为了安全,把迫击炮分队放在队伍序列中倒数第二的位置,最后的步兵分队每名队员身后背着迫击炮弹,如前面出现意外,可以用迫击炮支援前面战斗。

前方美军阵地上不时升起照明弹,这是美军防止人民军趁黑夜前来偷袭。

由于距离尚远,行进的队伍也没有受到影响。

一直走快到美军前沿阵地,前面的李善均发来信号,大家才散开伏在潮湿的地上,侧身匍匐前进。

高钟焕就在队列前面匍匐前进,借着美军发射照明弹的白光,紧盯着前方李善均他们三人的身影,同时警惕周围的情况。

他身上的衣服已全湿透,不过现在气温不算太低,身体状况还能支持住,他用左手胳膊肘与两腿使力让身体往前移,右手捏着M1步枪枪带,手背托住枪管把枪支往前拖。

第八小队配有十支冲锋枪,身为队长的高钟焕选用的仍是M1步枪。

李善均选择这条线路对潜行很有利,虽然爬行过去很是艰难,但离美军主阵地与宿营地较远,安全性更高。

高钟焕知道,只要通过这几百米封锁线后,就能进入前面一片小树林,整支队伍就会安全。

现在他唯一担心是后面迫击炮分队。

轻装步兵通过都这样难,而携带迫击炮装备就可想而知了。

正如高钟焕所想那样,迫击炮分队前进很困难,崔宇植把82迫击炮的炮管绑在背上,人在地上像乌龟那样缓慢爬行。

潜过美军前沿封锁线,第八小队用了超过两个多小时,主要为了照顾迫击炮分队的速度。

当队伍汇合在美军阵地后方,高钟焕看了看时间,现在已是凌晨1时,9时出发至今已有4个小时,队员们也非常疲惫。

高钟焕让大家先休息15分钟,然后才率队摸向南朝鲜伪军据守的山坡。

根据李善均前面的侦察,山坡上的南朝鲜伪军没有宿营地,只有一道壕沟,壕沟又将左中右三个机枪阵地连接起来,所有士兵都缩在壕沟里。

高钟焕把崔宇植迫击炮分队10名队员留在后面警戒,其余人员沿壕沟散开,一声令下后大家都朝壕沟扔下手榴弹。

寂静的黑夜猛然响起一片爆炸声。

一些南朝鲜伪军在睡梦中就被炸死,一些被炸蒙还在发愣时被人民军开枪射倒。

只有少数南朝鲜伪军在顽抗胡乱开枪,但紧接又被投下几颗手榴弹消灭。

战斗结束时,南边美军阵地曾朝这个山头打过来几发照明弹并用机枪扫射,因为天黑就算有照明弹这么远也看不清目标,没有任何效果,几分钟后也就平息下来。

但肯定引起阵地上美军的警觉,估计他们也不敢闭眼睡觉了。

战斗仅仅持续十几分钟,南朝鲜伪军一个不满编连的百余人被全部歼灭,如此酣畅淋漓的胜仗,高钟焕也是很久没有体会到了。

打扫战场后,高钟焕让战士们去找来三十套尚能穿的南朝鲜军队服装。

让自己所兼带一分队、李善均二分队的两个步兵分队与崔宇植迫击炮分队都换上南朝鲜军队服装,又把换下来的人民军服装给已死的南朝鲜伪军士兵穿上,全放战壕里——高钟焕可不想自己这支伪装成南朝鲜军的队伍被敌人察觉了。

他另外安排三分队长朴珠恒率其余战士先占住这个山坡,也不用死守。

如果敌人来攻的话守一阵子就撤,主要达到毁掉换装痕迹就行。再派一名队员回去把第八小队情况给上级汇报。

两个步兵分队和迫击炮分队组成的伪装队伍,从昨晚缴获的武器里补充大量弹药后,在高钟焕率领下趁着夜色朝东边敌后方向出发。

由于夜晚美军不会主动出击,所以高钟焕这支伪装成南朝鲜军的队伍,顺利穿插到了敌后。

(想看《朝战之中国军魂》小说全文的,可在网上搜索“息壤中文网”,打开后点击军事类即可找到《朝战之中国军魂》。现在更至第一百一十二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mfdy/271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