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免费电影 >

对生活失去热情的电影低欲望社会:正在丧失斗志的年轻人们

低欲望社会:正在丧失斗志的年轻人们

低欲望社会:正在丧失斗志的年轻人们

同事艾力过年回家相亲,父母给艾力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原本艾力对这件事根本就没什么兴趣,但又架不住父母那渴望的眼神,于是艾力只好跟着对方去见面。

低欲望社会:正在丧失斗志的年轻人们

低欲望社会:正在丧失斗志的年轻人们

对方是一个在四五线城市就业的女孩,完全没在大城市里待过。艾力原本以为这是一场纯利益交换的“自说自话”,但事实和艾力预想中的完全相反,对方非但没有问艾力经济上的任何问题,反而还非常关心艾力的日常工作。

低欲望社会:正在丧失斗志的年轻人们

低欲望社会:正在丧失斗志的年轻人们

这和艾力想象中的相亲场面完全不同。

低欲望社会:正在丧失斗志的年轻人们

低欲望社会:正在丧失斗志的年轻人们

事后艾力加了她微信,她告诉艾力,“我早已经过了追求丰沛物质的年龄,现在我想要的生活其实很简单,事业稳定、家庭健康幸福,仅此而已。”

低欲望社会:正在丧失斗志的年轻人们

艾力后来在向我说这个事情的时候,他感慨道:“在过去的五到十年的时间里,大家都在拼命追求有车有房,这还不够,大家还要追求财务自由;但现在,好像大家都知道财务自由不可能了,大城市里的房子也不可能了,于是我们开始追求稳定,追求平淡。”

“但平淡和稳定,又何尝不是一种奢求?”艾力说。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许多综艺节目中还常常有关于“梦想、未来”等关键词出现,但在现在,人们好像越来越不相信这些莫须有的东西。

用同事小沫的话来说就是,“宁愿相信男人的嘴,也不相信梦想这虚无缥缈的东西。”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要问,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前段时间“知识分子”许知远上吐槽大会,一番精准深刻的吐槽,直接送许知远上了热搜;有的人兴奋不已,有的人迷惑不已,有的人直呼经典,有的饶头不懂。

这几年随着互联网文化的兴起,反智时代的来临,知识分子和文青等词汇,逐渐成为了贬义词。

但在八十年代初期,文化风还是那样的盛行,大家好像比今天还穷;而大家对于未来还总是抱以期望,但现在物质生活越来越充沛,我们反而变得低欲望化了,变得“反智”了。

这一切问题的本源,到底是由什么引起的?

自从大前研一的《低欲望社会》一书2018年出版以来,这个词汇在社会学语境中,就一直是大热门的选题。

在论文中,在调查课题中,低欲望社会一词,出现的频率如此之高,令人咋舌。

而低欲望社会一词原本又是描述日本的,而一些新闻的报道,也让我们一提到低欲望社会一词,就想到了日本的“宅男文化”、“二次元文化”等等。

低欲望社会的成因很复杂,但总体来说,其结果几乎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低欲望社会下,年轻人们,这些象征着未来的年轻人们,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选择了放弃,选择了安逸,选择了“低欲望”。

低欲望社会的形成因素,会导致人们做出不同的未来决策。具体分析来看,我认为低欲望社会的成因有如下几点:

01宅文化的兴起与互联网文化的加剧

我们以日本为例,日本从1991年经济破裂后,经济就没有抬头的趋势,这段经济通常被学者们称之为“失落的20年”。

随着日本在经济方面的改革和举动,日本经济缓慢向好的同时,又碰到了2000年的互联网文化的兴起,与此同时还伴随着宅文化的兴起。

现在的日本青年一生下来就面对着经济低迷的社会,父母一辈被高额房贷压迫,生活很累;而年轻人呢?看着如今这模样的父母,就有可能是自己的未来,于是年轻人们也选择了“安逸”。

传统的理念和互联网网民们的新观念产生冲突割裂,这可能导致两个现象;一部分年轻人选择屈从于“现实”,另一部分年轻人们选择了更加极端的反叛。

日本青年们目睹父母一辈人的辛酸,他们大多数人不愿意背负几十年的房贷,不愿意结婚生子。有的年轻人在尝试改变现状无果后,可能也会转向“低欲望”阵营。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宅文化的兴起,给这部分年轻人们提供了可以生存的“舒适圈”。

足不出户,只需要一部手机便可以结交天下的朋友,在这个因素的影响下,众多年轻人选择了沉迷于虚拟的网络之中;或者借着这个虚拟的网络,用以逃避现实中的不甘。

其实,就人口出生率来看的话,我们和日本有着相同之处。

在历史上,日本有过两次生育高峰;第一次是1947-1949年,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的军人回国后,加剧了出生率;第二次是在1970年-1975年,这是日本的“小团块时代”,迎来了第二次人口增长高峰。

其实我们历史上也有两次生育高峰,第一次也是二战后,第二次则是1962年,在此之后人口从1963年的2934万降到了2020年的1003万。

人口断崖式下降,有很多原因,但眼下的原因,恐怕是和“低欲望”分不开的。

几乎可以确定的是,2021年的新生儿数量,恐怕会下降到千万人口以下,这对于一个人口基数为14亿的大国来说,将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宅文化和互联网文化的兴起,给予了一部分年轻人的精神寄托,让他们的世界不再单调,变得丰富多彩的同时,也变相加剧了,或者说延续了低欲望的态势。

02分化,头部效应和金字塔模型

但凡懂点金融学和经济学基础的人都知道,最健全的社会收入模型应该是核造型的;但现在很多地方收入其实都呈金字塔分布,分化和头部效应越发明显。

一方面是高消费、高房价,一方面是低消费、没有房,这样的人或者收入,我们说是高度分化的,也是由财富、学历和收入不均所造成的。

而对大部分年轻人来说,未来的机会和“白手起家”的可能性越来越少,这就导致了低欲望的出现。

可以说,低欲望不是没有欲望,而是当欲望达不到或看起来渺茫的时候,只能退而求其次,追求低欲望。

财富的收入,分配的方式,教育的择优,地域的分布,这些因素最终都会作用到我们每个人身上,当这些因素综合起来看的时候,这就是一个大的宏观环境下,一种无力的状态表现。

就像一句话说的那样,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一身锈,有人光万丈。

关于低欲望,存在各种描述,诸如颓废、抑郁、失落、空虚、绝望等等,价值沦丧带来的精神崩塌,成为个体迷茫的内在因素。人们对现实社会失去了生活的热情,没有梦想、没有奋斗的动力和未来。

马斯洛说,我们时代的根本疾患是价值的沦丧,这种危险状况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严重。

著名的历史学家许倬云先生也说,“今天的人们陷入空前绝后的意义危机,要有远见去超越未见。”

在《正确的历史》一书中:欧美的文明有两个泉源,一个犹太的上帝,一个希腊的求知,这两个合在一起,就是开启了基督教的世界,相信有了神,神会归纳出一套最好的尽善尽美的天地在那。因为它尽善尽美所以它有迹可循。我们只要去追,按最高理性去追,可以追得出来。所以理性是找到进步最优秀的方法。

但人追求纯理性,是否又是好的呢?

卡尔·波普尔认为,科学能被称之为科学,是因为它有一个重要的品质——可证伪性。

理性和非理性,是很重要的现代社会文明的基石。有了理性,有了科学,但感性的存在,奠定了文明社会内在的基石。

但在今天,人们要么过分追求理性,追求完美和物质至上;要么过分追求感性,陷入低欲望而不自知,这也是当今社会高度分化的原因之一。

金融学者香帅说,经济增长掩盖了分化,而增长一旦停止,分化暴露出的问题就会显现。

低欲望社会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当一个社会中的一部分人选择了低欲望的时候,这种低欲望的本身,就有可能导致经济增长出现停滞,没有了消费,没有了工作的激情,这最终会由个体,反映到整体。

现在的问题是,摆在年轻人面前的“大山”过于高昂,有的人攀登失败,有的人干脆选择了不攀登,几百米高的大厦,价格同样也高不可攀。

我们要解决分化,我们要促进核枣型收入,而非是金字塔收入;我们要让中产阶级发展起来,并且壮大起来,这是解决低欲望社会的核心点。

增长会掩盖分化,但不意味着分化不存在。

03正在丧失斗志的年轻人们

在去年的今天,我接待了一位朋友回家住了两天;两天后,他去了富士康。

在今年的此刻,我又接待了一位朋友回家住了两天;两天后,他又去了富士康。

不同的人,相同的目的地。老婆开玩笑地说,“这两年有很多人选择去富士康吗?”

我知道她的意思,她的潜台词是,为什么他们都要去富士康呢?

第一位朋友,去年来我家的那位朋友,在得知他要去富士康后,我同他深聊了三个小时,试图劝他不要进厂,但最后他的理由令我无法反驳。

他说,“不进富士康买不起房,进了富士康也买不起房。那我为何还要那么拼命去打拼?去奋斗?”

尽管我很想反驳他,可我依然无法保证他不去富士康,选择别的路就一定能够买到房子,娶到心仪的女孩。

第二朋友,创业失败,欠了不少钱,无奈之下选择进了厂。他去的前一天,告诉我说,“如果可以选择,我真的希望自己不要那么累,不要那么担惊受怕,进厂挺好的,每天不需要担心别的东西,除了薪资太低。”

这两位朋友,包括我自己和我身边的很多人,好像这几年的变化都很大很大。过去的“豪言壮志”,在今天不是变得成熟了,而是变得更加悲观了。

过去我还和妻子商量着生一个二胎,可今天的教育成本和未来的精力,真的令我和妻子力不从心。如果自己都无法保障现有的生活条件的话,那又如何去生二胎呢?

我们终其一生都在做选择题,从出生到高考到结婚,选择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也越来越承受不起选择失败带来的后果。

而低欲望的出现,与其说归结于房价等因素,不如说,是我们对自己的未来没有信心,没有信心创造更好的条件,或者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再创辉煌。

悲观,是一个很重要的大众叙事情绪。

而低欲望,是结果,不是过程。

END.

作者:罗sir,新青年的职场内参。点击【关注】,每天与你分享职场干货与个人成长心得。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mfdy/275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