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免费电影 >

天与地电影《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因近期发文篇数未达标,被头条限制标原创,在此手工申明本篇为原创。)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1988年,由东宝发行,改编自井上靖同名历史小说的《敦煌》,投资45亿日元,票房收入为82亿日元,成为当年票房冠军。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应该是受《敦煌》的影响,1990年,由东映发行,改编自另一位历史小说巨匠海音寺潮五郎的同名历史小说《天与地》正式上映,《天与地》是讲述军神上杉谦信传奇的一生,重点着墨于上杉谦信与武田信玄的第四次川中岛合战。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导演是有角川书店富二代之称的角川春树,家底厚实的他为了拍好此片,完全不惜成本,不但远赴加拿大取景,而且群演就有2万人以上,光马匹就使用了2万匹,而要知道把战争场面拍得气势恢宏的《敦煌》,也仅仅只使用了800余匹战马 。在配乐方面,更是由日本音乐教父小室哲哉亲自操刀,绝对的史诗级大制作,视听觉的双重享受。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本片是1990年日本的票房冠军,即使到现在,历史票房也是排在第12位,《敦煌》排第18位。也因此带动起海音寺潮五郎的小说热,但与上杉谦信秉性相近的海音寺潮五郎却并不开心,以”文字竟非得借助电视才能读“为理由,就此引退封笔。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虽然票房厉害,但是论深度其实远比不上《敦煌》,角川春树的导演功力比之佐藤纯弥还是有差距。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在远离京都的越后,因为嫉妒弟弟长尾景虎日益隆起的威望,越后守护代长尾晴景不顾兄弟之情出兵讨伐,但却被年仅十九岁的长尾景虎以奇袭击败。长尾景虎就此进入春日山城成为新任家督,并得到朝廷认可。但在崇尚义理的长尾景虎心里却并不快乐,他请求毗沙门天饶恕他背叛亲兄长之行,并赐于他力量。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一天,长尾景虎在狩猎野鹿时迷失了道路,无意中让一位绝美的吹笛少女闯入他的心中。他以为偶遇之后再难相见,却事隔不久,在拜访军师琵琶岛城主宇佐美定行时再次见到,原来吹笛少女竟是宇佐美定行的女儿乃美。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甲斐之虎“武田晴信也通过铁炮商人的讲述,对自从初阵以来就所向披靡、有着”越后之龙“之称的那位年轻人颇感兴趣,责令军师山本勘助去调查他的一切喜好。天文十七年(1548年),武田终于开始进攻信浓,对即将到来的龙争虎斗,心中犹如见猎欣喜。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所谓英雄相惜,长尾景虎也对与武田晴信一战踌躇满志。春日城中樱花胜雪,而待樱雪落尽,也到了乃美终要嫁人的时候,奈何长尾景虎曾经对佛祖发誓要断绝俗念。樱花树下,绯雪如心,你为我温柔最后吹一次笛,我为你狷狂月下最后一次纵马,愿今生每个落花时节能彼此念起便好。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智谋无双的武田晴信为了北信浓攻略,策反了长尾景虎的家臣昭田常陆介,为了攻陷昭田城,同时也为了惩罚昭田常陆介斩杀劝降使者,长尾景虎无奈默许家臣在阵前斩杀了昭田常陆介的妻儿,这种乱杀无辜的不义之举,让他内心深受折磨。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理想主义者长尾景虎决定放逐自己,一个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春日山城,拒绝所有人的劝说。在放逐途中,他与武田晴信偶遇,因为冲撞了武田晴信的女大将八重,从初阵起就跟随他的家臣为他挡刀而死,这对他触动很大。武田晴信叱责了行凶者,并给予了他们一袋钱的补偿,没想到一龙一虎竟然在这样的场景初次相会。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在长尾景虎自我放逐期间,瞧不起上杉谦信妇人之仁的箕冠城主大熊朝秀也被武田策反,而军师宇佐美定行也在武田军师山本勘助的说服下,有所动摇。武田晴信带着心爱的八重立马高山,心怀雄图。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武田军击败苦手村上义清,进入川中岛,长达十二年的龙虎争霸即将展开。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重新回归的长尾景虎终于有所成长和觉悟,不但驾轻就熟地使用起以前自己瞧不起的计谋,而且还钻研起以前自己称为懦夫才会使用的铁炮。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第一次川中岛合战展开,长尾景虎亲率一万大军布阵川中岛,武田晴信则布下鱼鳞阵迎战,双方互有胜负。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长尾景虎用铁炮亲自射杀阵前挑衅的八重,也算为枉死的家臣报了仇。武田与长尾商议撤兵,长尾刚好得到宇佐美定行与武田晴信暗通款曲的信函,第一次川中岛合战就此结束。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宇佐美定行在琵琶岛的反叛,让女儿乃美和守护代长尾景虎都很痛心。长尾景虎与宇佐美定行约定阵前单挑,虽然不忍,但仍亲手杀死了宇佐美定行。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长尾景虎长途骑马,冒着细雨,一个人来到乃美的屋前,亲口将乃美父亲的死讯告诉了乃美,乃美伤心地吹起了笛子,杀死自己父亲的人,竟然是自己最爱的人,而这就是生于乱世的悲哀。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永禄四年(1561年)第四次川中岛合战,此时的长尾景虎已经接任关东管领上杉家的姓氏,正式更名为上杉谦信。而武田晴信也被任命为信浓守护,改称武田信玄。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上杉谦信绕过海津城在妻女山布阵,武田信玄为了避免被围攻,于是前往茶臼山布阵。双方相持达五天没有任何动静,武田信玄故意撤意茶臼山本阵前往海津城,想引诱上杉谦信追击,但上杉谦信仍旧不为所动。武田信玄决定采取军师山本勘助的啄木鸟战法,兵分两路,一路从妻女山背后展开奇袭,一路向川中岛前进。

《天与地》:越后之龙对甲斐之虎,日本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史诗宏篇

上杉谦信识破山本勘助的啄木鸟战法,决定展开决战。决战前夕,乃美托人送来心爱的笛子,上杉谦信知道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个心爱的女子,于是毅然在毗沙门天塑像前落发,正式皈依我佛。今世苦修,只愿来世结缘,人间再无别离。

黎明时分,上杉谦信趁着大雾对武田信玄本阵展开奇袭,以车悬阵冲击鹤翼阵,只身杀到武田信玄身前,连砍三刀,将武田信玄的刀刃砍断后,直接砍伤武田信玄,然后一骑绝尘扬长而去。

电影名与其叫《天与地》,其实不如直接叫《上杉谦信》,因为武田信玄的戏份其实并不多,上杉谦信是当然的主角。影片中有历史人物较史实改动较大,比如可能是因为宇佐美定满有忠臣之誉,所以在影片里特意把姓名修改成宇佐美定行,以方便设定宇佐美定行谋反的情节。

在信长野望系列里,武勇一定会是设定为100满值的上杉谦信,单挑武勇不超过60的宇佐美定满,竟然会被对手打掉长抢,这个开始有点不能接受,不过想想在陈寿的《三国志》里,马超和韩遂的女婿阎行单挑时,就差点被阎行给杀死,要知道在游戏里这两个人的武力值可不在一档。所以后来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天与地》是一部仪式感很强的电影,所以看起来稍显生硬不够圆融。不过《天与地》的战争场面的确气势恢宏,武田家动如腾腾烈焰,而上杉家掠似漫漫乌云,每每纠缠穿插在一处,视觉效果相当震撼人心。

影片对古代阵法和战争的还原度很高,展示出来的阵法就有鱼鳞、鹤翼、车悬三阵,不过对于上杉谦信的必杀阵法车悬阵,展示还是不够细致。此外,最后上杉谦信发起冲锋的阵型颇有点锋矢阵的味道。

对于兵种的战法,还原度也很高,比如长枪手端着三米长的三间枪,从上往下击打敌人,而不是平刺。

针对铁炮手,武田家和上杉家也有明显区别,上杉家的铁炮手会比武田家的铁炮手多带一个防御小盾。铁炮手躲在防马栅后面进行三段击,可以有效避免敌方骑兵的冲击,当年织田信长就是靠这一战术在长筱之战击败武田家无敌的赤备队。

另外,针对守城,也会有放火球这种战术。

里面还有一些无用的兵种,比如统一拿着薙刀、披着赤甲骑着白马、全部由女子组成的八重队,还有击鼓唤取天神相助的诹访神军,除了在战场上送死,好像也别无用处。

当然,最有冲击力的场面,还属骑兵的冲锋,相当华丽。

本片除了战争场面相当具有视觉冲击力,在涉及感情戏时,也不乏许多唯美镜头,比如漫天樱花、漫树红叶都相当能衬脱人物当时的心境。

上杉谦信是个矛盾的人,他的矛盾来自于他对佛的虔诚信仰,一方面不喜杀戮,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化身修罗;一方面为佛绝情灭欲,另一方面又在心里无法不爱。很惋惜他和乃美的那段唯美爱情,乱世中的爱情,就象漫天被风吹散的如雪樱花,虽然坚贞,但却总难以把握。如果乃美能够死而复苏,他是否愿意在毗沙门天面前为她重新蓄起三尺青丝?

其实中国古代象《天与地》这样的历史素材不知道有多少,可惜就是差一位合适的导演拍出来,此前吴宇森拍的《赤壁》原本很期待,可惜看过后感觉格局太小,甚是遗憾。

《天与地》拍摄在日本九十年代初经济泡沫破裂之前,那时候日本电影人财力雄厚,大手笔频出,但等到经济泡沫破灭之后,日本人拍电影也开始变得理性起来,而这种理性的回归也决定日本再难出现像《天与地》和《敦煌》那样的史诗级大制作,从此成为遗响。

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 http://www.juhuixingcn.com/mfdy/27586.html